•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當前位置:主頁 > 生活 > 感悟 > 恩典與責任

    恩典與責任

    作者:基督教華人網     來源:基督教華人網 時間:2018-07-15 12:30 奉獻支持
    微信訂閱號:




    歡迎弟兄姊妹將我們的微信內容分享給朋友們。

    如果喜歡我們的公眾號請推薦給身邊的弟兄姊妹。

    我們的微信號:meirijidujiao





    很多弟兄姊妹常在主日聽道之后分享說:“我這次聽道很受責備,發現自己沒有好好愛主愛人,最近這段時間我很軟弱,很虧欠,我沒能活出主的道,我實在是個罪人。”

    這類說法,我們大概聽過很多遍,自己也說過不少次。近來,通過默想約翰福音尤其是前四章,我發現這種說法背后似乎有某種微妙的心態,這是我們需要去面對的。

    也就是說,這種說法的背后,是一種由責任推動恩典而不是因著恩典推動責任的心態。在這種想法之下,人在用責任檢驗恩典而不是由恩典帶動責任。這里的著眼點不再是以基督為中心而是以自我為中心,不再是以信心為焦點而是以行為為焦點。因此,人就會盯著自己讀經有多少,禱告有多少,愛神愛人有多少,出席禮拜有多少。讀經禱告愛神愛人多,就說明了上帝的恩典大;讀經禱告愛少了,就說明了上帝的恩典少,若讀經禱告少到沒有呢,就說明最近沒有上帝的恩典。你看到沒有,這里的著眼點是“我”自己,而不是基督,其本質是小信或不信。

    而約翰福音重點講“信我”,而不是“我信”。請細讀:4:21,5:44,5:46,6:35,7:38,8:24,8:45-46,10:37-38,11:25-26,12:44-46,13:19,14:1,14:11-12,16:9,16:27,17:20!

    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約4:21)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約4:23)

    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祂。”(約4:26)

    人們常用約翰福音第四章主和撒瑪利亞女人說話的這段話,來討論基督徒“心靈和誠實”的問題。其實耶穌的意思是祂來了,祂把父的救恩啟示出來了,拜父的要拜祂,拜祂就等于是拜父,信祂才是信仰的實質和關鍵,也是稱義和成圣的關鍵,更是生活得勝的關鍵。這里的著眼點不是我是否有心靈和誠實,而是基督來有沒有把這一切都更新了!現在是不是真就是那到了的“時候”?咱們到底信不信“祂是”和“祂能”?

    回到約翰福音第一章,說到恩典和真理都是從祂來的,甚至把耶穌和摩西強烈對比(參約1:17),以此強調舊約時代和新約時代因著祂的到來而帶來的更新和迥然不同!這當然不是說舊約時代只有律法而沒有恩典,而是強調祂來的意義多么重大,重大到顯出以前只是影子和宴席的頭盤菜。祂帶來的時代多么了不起!

    再到第二章祂變水為酒,第三章祂講重生。祂來了不是定尼哥底母的罪,而是鋪開了重生與得救的門路。這里的重點不是耶穌在講重生,而是在講重生的關鍵是信耶穌。重點不是耶穌講了什么內容,而是講了這些話的耶穌到底是誰。不是離開耶穌講重生,而是就著重生講耶穌。重點是祂帶來的天國和更新以及可以真實鮮活地與你我的連接,而不是僅僅限于猶太人而已。因此接下來才是信不信子的問題。

    約翰福音3:16節不只是一味展示上帝的大愛,而是強調“信子”。把這一節當成耶穌的話,跟上文更能一氣呵成。不是通過耶穌展示一種抽象的神的愛,而是把神的愛融化為耶穌降世,好讓人信祂得永生。永生是信結出的果子,而不只是信的目的。不是為了進入天國所以我要信,而是信了一定就有。

    下文呢,所謂真理(參約17-21),不是離開了耶穌來談,而是就著耶穌來談。希臘人和猶太人認為自己很信真理,很行真理,但不來就光,就顯明不是靠著神而行而信。不靠神,靠什么呢?靠自己。所以,不來就主,不來就光,在道德上就是惡的。這里的惡(約3:20),首先不是內在的惡,道德的惡,而是不愛這光。我怎么知道我就是惡的?通過是不是來就光。

    因此,才有施洗約翰的見證,提到主必興旺我必衰微(參約3:30)。這時候我們會說,你看人家約翰多么謙卑。但這不是孤立的,這是從上文來的。也就是約翰不是靠著自己的謙卑才到主的面前,而是因著到了主的面前才謙卑的。這里的關鍵是什么?是來不來就光。

    他施洗約翰是新郎的朋友。新郎才是喜宴的主角。我們聽到祂的聲音就喜樂,摸到祂的衣裳墜子就喜樂,不是我很會聽聲音就喜樂,我很會摸祂的衣裳就喜樂。很多時候,我們喜樂的焦點弄錯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不是因為我謙卑所以我喜樂,不是因為我愛主所以我喜樂,而是因為這是祂的喜宴!鑼鼓喧天地響了,大家等新郎來,祂是主角。不是我很會聽,很會敲鼓。我為新郎高興。等新郎,等了好久了,終于來了。等了千年又千年了,從創3:15就在等,從被逐出伊甸就在等,等啊等,過盡千帆皆不是。亞伯拉罕來了,不是;摩西來了,不是;大衛來了。大家說總算來了,但大衛說我只是個彈琴的。除非你有了整個舊約在心里頭,有整個人類歷史在里頭,你才知道約翰的喜樂有多么大,你才知道新郎來了意味著什么。祂不只是來到以色列,也來到你的生命里頭,這是你所有得勝的關鍵—關鍵中的關鍵!

    所以,再讀約翰福音第二章迦拿的婚宴,就豁然開朗。我們是那個不怎么合格和負責的新郎,我們是不是常忘了祂在場?在你我的人生宴會上,祂也只是一個客人嗎?沒有酒了才想起祂來嗎?祂變水為酒,本質上不只是為了讓你喝,而是讓你知道祂是誰,讓你欣賞祂的喜宴。你喝到了,就猛地知道連你喝的所有不是祂變的酒,也是祂變出來的,這神跡就像一道閃電照亮我們的人生和整個宇宙,顯出祂就是那位創造宇宙萬物的主,祂來到宇宙之間了。

    “這是耶穌所行的第一件神跡,顯出祂的榮耀來。”(約2:11)

    你看圣經說得多么清楚明白。是顯出祂的榮耀,是要你信祂。

    整個約翰福音,整個新約,都在展示和強調天國榮耀已然在人間顯現的大美,這是借著耶穌展示出來的。

    這可不是馬利亞求來的,她就是做夢也夢不到有這么好。對這一位哪怕最謙卑,最虔誠,最懂耶穌的人,耶穌都不客氣地說:“母親,我跟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2:4)主這是在聲明,祂就是為那個極其重要的“時候”來的,哪怕這個時候榮耀的展示都還不是那個“時候”,更可見出那個“時候”的榮耀和重要。

    馬利亞敢說這是她求來的嗎?她難道僅憑自己的智慧就知道有那么一個人想不到的時候,而這個時候顯出來,是那個“時候”的前奏嗎?不是我們走進那個時候,是那個時候在走進我們,因為連接這一切的不是我的信與求,而是主自己。

    迦拿婚宴只是天國的頭盤。但來了。所以,做一切祂所吩咐的(參2:5)。來,給祂讓路。哪怕祂啥都不做,都應該信才對。

    這喜宴展示出來了,端出來的,你品嘗吧。這一段敘述的重點是不斷強調這酒多么好。酒象征基督里生命的美好,水象征著我們卑賤的原本的生命。而那六口石缸是猶太人行潔凈禮用的,那象征著宗教責任。祂來了,祂把力圖靠著宗教責任進到上帝面前的觀念給更新了。這本就不是出于舊約和上帝,而是人的遺傳和意圖。這酒漫溢飄香,何等美好芬芳。這是祂供應的。借助這酒,我們知道祂多么美好高貴和偉大。這酒這么好,顯明祂多么好。這是咱們做夢都夢不到的,但是真的了。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參約1:14)。你喝到了嗎?那你信祂嗎?“但記這些事,要叫你們信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并且叫你們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約20:31)

    嘗嘗主恩的滋味吧,就知道何等美善,而你嘗到的,還只是預嘗。

    約翰福音二章接下來,是主潔凈圣殿,著眼點不是教會和我們應該干凈,著眼點還是祂是誰,祂的時候來了沒有,祂怎么有這個權柄?祂到底是誰,竟然說這是祂家的殿,是祂父的殿,連希律和大祭司都不敢說,一個加利利的鄉下人竟敢說。

    倘若1949年后的溥儀從東北監獄跑到北京故宮,把里邊的勞動大眾和人民干部都趕出來,高叫說這是他家的,是他爸的,你們卻搞得這么臟亂。我們會恥笑他喪心病狂到不知道已經改朝換代的地步。

    但若在清朝,他就可以。

    耶穌說這話,莫非變天了,改朝換代了?祂說這是祂家的殿了。而且還說不能把外邦人院給變成市場。祂竟然把外邦人院也當成了神圣的殿。這本該就是市場嘛,就只配作為市場。祂怎么把市場當成圣殿,反而指責我們把圣殿當成了市場?難道祂來了,把我們心目中圣殿所代表的那種禮儀性的宗教生活方式也給更新了嗎?或者干脆像希伯來書的說法:“這些事,連那飲食和諸般洗濯的規矩,都不過是屬肉體的條例,命定到振興的時候為止。”(來9:10)

    我們常把世界當成撒但的,當成過憂愁日子的場所,但是主耶穌卻跑進這個世界來,大喊說:這是我家的花園,不能搞得這么臟亂。

    人啊人,我們到底是在冰冷的大地上流浪還是在祂家的花園里詩意地棲居?祂來了,把你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更新了,把你人生每一個幽暗的時刻都更新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后5:17)

    人們始終有個巴別塔的夢,要把冰冷的大地憑著自己的力量建設成美好花園。在寒冷無邊荒涼無邊的土地上,寒冷徹骨,人心荒涼幽暗,人們在更加拼命地建造啊建造啊,不停地在大地上搭建那座高不可及的天梯。就是不愿意轉身去相信,那一點看似微弱的光,竟然映照全世和全時。人就是不肯信祂已經來了,祂能。你盯著世界看,盯著人性看,越看越荒涼,越看越絕望。已經絕望了幾千年了,凄涼了幾千年了,我們的土地啊,我們的心啊,就是不愿意來就這光。折騰了這么多時間,還不夠嗎?為什么一定要看見了才信呢?你信了就會看見啊。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后來希臘人。因為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羅1:16-17)

    所以,祂潔凈圣殿的焦點還是在于祂有權做這一切嗎?在于新舊對比。猶太人質疑祂,讓祂顯出神跡給祂看。主沒有拒絕,只不過把以后的神跡(祂從死里復活)放在這些人眼前。在上帝沒有過去和將來的區別,但他們不信。主也把那以后的那時侯的神跡給我們看,我們也還是不信。

    但我們的狡猾在于,我們沒有公開質疑,但私下在心里則嘀咕:“為什么過紅海過約旦和耶利哥城墻倒塌的神跡現在沒有了呢?若讓我看見,讓我生活在那群隊伍中,我一定會信!”其實,我們有更大的神跡,那就是祂的死與復活,我們有更大的大能,因為圣靈自己給了我們。那為什么我們還羨慕舊約時代,還羨慕到一個仿佛圣靈不在我們生命中的地步?這難道不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嗎?

    信,是什么呢?是超越了時空限制和思想限制的一種位格之間的交流和信任,是咱們單單對祂的愛的交托,單單對祂的全然接納,就在你所有的失敗和挫折的狹小空間和時間中,就在你的生命中是可以當即發生的事。

    把宗教性的生活方式,把這輝煌的圣殿拆毀吧,祂三天就可以建造起來,而且已經建造起來。祂的死與復活是可以屬于我們的。很多人只想信耶穌基督的神跡,可就是不信行神跡的主。這其實是不信,因為我們還在建,還在自己建,還沒有交給祂,哪怕說靠主,還是我在靠我會靠我學著靠,而不是軟弱的我一下子撲在主身上,就那么牢牢地靠著主了。我們常常在利用祂,而不是敬拜祂。一個神學家說:“偶像就是敬拜你所利用的和利用你所敬拜的。”我們在沒有信主之前是敬拜我們所利用的,而信主之后呢,則常在利用我們所敬拜的,哪怕是利用祂做屬靈的事情,骨子里還是自我中心,還是人本。

    所以祂不把自己交托我們(參約2:24)。因為祂知道人的內心。人心里所存的是自己,是巴別塔而不是主自己。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拆毀與重建的說法,易流于行跡。主耶穌講屬靈,住在祂里面,是講信祂,講圣靈在我們里邊,我們在圣靈里邊。

    我們講屬靈往往講的是屬于自己的靈,主耶穌講的屬靈則是屬于圣靈。這一切的發生都是一種靜悄悄的轟轟烈烈,似乎只與祂的門徒有關,祂的門徒在第四章一開始的時候在施洗(參約4:2),很多猶太人跟隨了祂。這似乎跟我們無關。

    于是,就有了接下來撒瑪利亞女人的事。祂在走向你,走向這個與上帝的選民似乎無關的你,走向這個約外之民的你。祂“必須”走向你(約4:4)。也必須是祂走向你,甚至在你意識到這“必須”之前,在你認識祂之前,祂認識你,走向你。信仰是認識“祂認識你”這個事實,認定并篤定是祂走向你而不是你走向祂。

    “你若知道上帝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祂,祂也必早給了你活水。”(約4:10)

    上帝的恩賜=主耶穌基督=活水。這是連在一起的,分不開。但祂給你的,恰是能從里邊“涌”出來的(約4:14)。

    祂不是從外邊給你,祂是從里邊給你,于是你一下子就又回到了第三章(講重生),甚至第二章(變水為酒)。我們的著眼點是怎么打水,是環境,是困難,是我做什么,但主總提醒我們要認出祂是誰,祂到底有沒有就在你的生活中,就在此時此刻。

    我們講道時候容易有個誤導,是在推廣一種正確的屬靈生活方式,而不是以基督為中心來激發恩典和信心,是講石缸和圣殿而不是講耶穌基督并祂釘十字架在你我生命中的鮮活。一個神學家說,講道是讓上帝的真理和耶穌基督在大家心靈深處變得鮮活和真實(REAL)。請看保羅的說法:“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祂。”(弗1:17)

    聽道的時候,我們也容易有個誤解,認為我們自己本身沒有,傳道人把我們沒有的東西加給我們。比如我們沒有忍耐,傳道人給我講了忍耐,咱們回去照著做,慢慢練習,就學會了忍耐,就像學游泳一樣,先上理論課,然后回家做家庭作業,在水中練習,每次我們做完了功課,來教練身邊就比較有勁頭,沒有做好,就灰頭土臉忐忑不安。

    請聽上帝的圣言:“因為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悅納,乃是照他所有的,而不是照他所無的。”(林后8:12)

    不必羨慕別人,不必和人比較,你有一位主,祂愛你,百分百愛你,就在你認為的目前的不如意的環境和失敗挫折中。祂能讓你得勝有余,因為祂已經得勝有余。

    但我們不信和小信。一位弟兄說:“我信心好的時候是律法主義(連信心也成為律法),信心不好的時候是反律主義。”其實,我們信心好的時候也容易是反律主義,好到啥都可以了,信心不好的時候也容易成為律法主義,會沮喪軟弱到極點。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約4:13)

    我們講石缸和圣殿,人聽了還會渴。

    我們聽道往往聽到傳道人講了什么格言和事例,忙著評鑒傳道人的講道風格和方式,恰恰忽略了有沒有聽到主的道。“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里頭成為泉源,直涌到永生。”(約4:14)

    因此,哪怕一個很糟糕的傳道人,但他讀了主的道,講了主的道,我用信心聽到了主的聲音,我就再也不渴,因為主的羊必然聽主的聲音(參約10:4)。傳道人要有這樣的信心,聽道人也要有這樣的信心。

    這是從恩典,從屬天根源來的。
    你已經有了,而不是沒有。
    主已經來了,而不是沒來。
    主已經“必須”,而不是沒有這“必須”。
    難道這還不夠嗎?!

    或者關鍵還不是你有和沒有,而是你到底是屬于誰?

    這就是為什么主耶穌要這個女人叫她的丈夫來。主提醒她,她本質上不要糾纏于眼前的水,而是要反省自己到底屬于誰。是她的丈夫所代表的罪惡憂傷人本宗教,還是眼前這位所代表的真理和圣靈,離開前者走向后者吧,離開石缸和圣殿走向已經復活的主吧,離開黑暗走向光吧。屬于這一位,就是信祂,就是屬于真理和圣靈,這就是敬拜,這也是生活。但永遠不是離開主來談論。敬拜和生活是在祂里面,在祂的大能中才能合一,而不是在我自己的能力上面。

    親愛的弟兄姊妹啊,重點不是我在愛主,而是主在愛我,這就激勵我起來跟隨祂,哪怕留下水罐子(參約4:28),哪怕撇下一切。祂在在切切地向我展示了天父的大愛,祂把一切都更新了。

    不是我能,而是祂能。
    不是我愿,而是祂愿。
    因著祂能,所以我能。
    因著祂愿,所以我愿。

    “眾人問祂說:‘我們當行什么,才算是作神的工呢?’耶穌回答說:‘信神所差來的,這就是作神的工。”(約6:29)

    文章原刊于生命季刊67期,如需轉刊,請保留以下兩行。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網頁:




    百度分享



    奉獻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樂,講道,視頻都是自行上傳,我們需要一些資金來維持龐大的服務器空間和帶寬的支持
    由于多數弟兄姊妹經濟都很緊張,請大家憑感動和個人能力奉獻!我們相信主定會預備!我們從未也決不會主動聯系各位肢體請求捐助,請弟兄姊妹們知悉。
    支付寶掃碼奉獻 :




    上一篇:網漂們,回家吧       下一篇:本著圣經傳福音 打印文章    責任編輯: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網友評論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服務 ┊ 事工團契 ┊ 網站地圖 ┊ 奉獻捐助 ┊ 網站公告 ┊ 聯系我們 ┊ 本站信仰

    本站杜絕一切基督教異端信息,更杜絕一切違反國家法律、規范的文章,如有相關基督教歌曲、講章、講道視頻等信息因收集整理中疏忽而不符合圣經依據,不符合國家法律、規范,請告知我們刪除 技術QQ:1091852 基督教華人網 2001 - 2019 版權所有 服務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鏈接: 360安全網址導航

    360彩票app

  •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抚州 | 瓦房店 | 鞍山 | 那曲 | 株洲 | 保山 | 建湖 | 内江 | 如皋 | 淮北 | 丽江 | 张家界 | 新泰 | 绥化 | 福建福州 | 吴忠 | 神木 | 义乌 | 衡水 | 甘南 | 平凉 | 牡丹江 | 安岳 | 南充 | 兴安盟 | 澄迈 | 长治 | 章丘 | 鄢陵 | 青州 | 亳州 | 莱芜 | 玉林 | 白山 | 济宁 | 正定 | 海南海口 | 霍邱 | 涿州 | 商丘 | 林芝 | 中卫 | 鹤壁 | 阿拉尔 | 平凉 | 黄山 | 嘉峪关 | 普洱 | 哈密 | 宿州 | 琼中 | 襄阳 | 盘锦 | 香港香港 | 通辽 | 广安 | 江苏苏州 | 泸州 | 黑河 | 海安 | 运城 | 潮州 | 梧州 | 泰兴 | 贵州贵阳 | 仁寿 | 台湾台湾 | 广州 | 泉州 | 慈溪 | 阿坝 | 琼中 | 靖江 | 广安 | 海安 | 秦皇岛 | 淮北 | 馆陶 | 高密 | 清徐 | 溧阳 | 昭通 | 靖江 | 台北 | 丽水 | 启东 | 永州 | 塔城 | 南充 | 安顺 | 常州 | 滨州 | 禹州 | 六盘水 | 巢湖 | 中卫 | 遂宁 | 东莞 | 台中 | 赵县 | 楚雄 | 淮南 | 大丰 | 沧州 | 蚌埠 | 灌南 | 自贡 | 临猗 | 楚雄 | 安顺 | 齐齐哈尔 | 乳山 | 甘南 | 安吉 | 博罗 | 沭阳 | 馆陶 | 眉山 | 攀枝花 | 长垣 | 万宁 | 大庆 | 宜宾 | 乐平 | 温岭 | 儋州 | 安阳 | 昌吉 | 平潭 | 果洛 | 北海 | 南充 | 改则 | 鹰潭 | 兴安盟 | 东莞 | 株洲 | 包头 | 山东青岛 | 滁州 | 泉州 | 吴忠 | 防城港 | 本溪 | 肥城 | 温州 | 伊犁 | 赣州 | 厦门 | 陵水 | 舟山 | 招远 | 石嘴山 | 澄迈 | 沛县 | 新余 | 吐鲁番 | 辽源 | 赤峰 | 岳阳 | 盐城 | 济南 | 潮州 | 湘潭 | 石河子 | 江门 | 保定 | 新乡 | 眉山 | 林芝 | 周口 | 汉川 | 泰州 | 烟台 | 保定 | 河南郑州 | 山西太原 | 六盘水 | 衢州 | 迁安市 | 香港香港 | 临汾 | 连云港 | 九江 | 龙岩 | 自贡 | 澳门澳门 | 诸暨 | 衡阳 | 茂名 | 鹤壁 | 汉川 | 日土 | 昌吉 | 五指山 | 禹州 | 襄阳 | 山东青岛 | 宁德 | 长治 | 台山 | 宿迁 | 酒泉 | 吉林长春 | 三亚 | 海安 | 海北 | 衡水 | 兴安盟 | 甘南 | 池州 | 怀化 | 石狮 | 文山 | 莱州 | 常德 | 玉环 | 瑞安 | 和县 | 克孜勒苏 | 龙岩 | 徐州 | 昌都 | 莱芜 | 衡水 | 毕节 | 绵阳 | 通化 | 娄底 | 延边 | 湖南长沙 | 临海 | 鹰潭 | 海安 | 忻州 | 汝州 | 简阳 | 长葛 | 南安 | 青海西宁 | 固原 | 改则 | 白山 | 伊犁 | 张北 | 惠州 | 十堰 | 威海 | 宝应县 | 克孜勒苏 | 庆阳 | 吉林 | 青州 | 清徐 | 昌吉 | 庆阳 | 焦作 | 定州 | 临海 | 张北 | 随州 | 河南郑州 | 商丘 | 大庆 | 安徽合肥 | 七台河 | 汝州 | 焦作 | 陕西西安 | 永康 | 佛山 | 台湾台湾 | 泰州 | 仙桃 | 莒县 | 广饶 | 淄博 | 喀什 | 鄂州 | 余姚 | 金昌 | 三亚 | 烟台 | 聊城 | 湖北武汉 | 邳州 | 宝鸡 | 阳江 | 大理 | 阿拉善盟 | 临沂 | 广饶 | 丹东 | 台南 | 六安 | 澄迈 | 鹤壁 | 文昌 | 南平 | 吴忠 | 宜春 | 昌吉 | 甘南 | 海安 | 昌吉 | 乌海 | 达州 | 鄂州 | 泰兴 | 溧阳 | 深圳 | 潍坊 | 昌吉 | 巴彦淖尔市 | 临猗 | 平顶山 | 海拉尔 | 新乡 | 锦州 | 义乌 | 金华 | 贵港 | 连云港 | 寿光 | 本溪 | 曲靖 | 宝应县 | 抚州 | 伊犁 | 肇庆 | 十堰 | 哈密 | 武安 | 贵州贵阳 | 宁德 | 白沙 | 张家口 | 日喀则 | 伊犁 | 台山 | 德阳 | 保定 | 龙口 | 齐齐哈尔 | 嘉善 | 承德 | 朝阳 | 博尔塔拉 | 昌都 | 漳州 | 资阳 | 滁州 | 溧阳 | 聊城 | 屯昌 | 榆林 | 汉中 | 青海西宁 | 晋城 | 台州 | 梧州 | 乐清 | 五家渠 | 中山 | 永州 | 昌吉 | 临汾 | 扬州 | 阜新 | 抚顺 | 桐城 | 绵阳 | 洛阳 | 阿坝 | 图木舒克 | 衢州 | 山西太原 | 瑞安 | 保山 | 开封 | 玉林 | 黄山 | 安康 | 齐齐哈尔 | 大连 | 毕节 | 红河 | 枣庄 | 台北 | 甘孜 | 巴彦淖尔市 | 万宁 | 怀化 | 台山 | 锡林郭勒 | 枣阳 | 汝州 | 莱芜 | 新乡 | 湖南长沙 | 玉林 | 淮安 | 大同 | 大丰 | 仙桃 | 鸡西 | 白沙 | 沛县 | 绥化 | 开封 | 宁波 | 泗洪 | 秦皇岛 | 陕西西安 | 普洱 | 河北石家庄 | 仁怀 | 榆林 | 莒县 | 白银 | 攀枝花 | 梧州 | 大兴安岭 | 漯河 | 招远 | 靖江 | 衡水 | 滨州 | 莱州 | 黔南 | 保定 | 亳州 | 邢台 | 随州 | 黔东南 | 启东 | 湖南长沙 | 丽水 | 吕梁 | 邢台 | 佛山 | 清远 | 通辽 | 河池 | 启东 | 鄂尔多斯 | 泉州 | 泸州 | 淄博 | 牡丹江 | 陵水 | 阳江 | 秦皇岛 | 桓台 | 运城 | 海西 | 克拉玛依 | 柳州 | 沧州 | 乌兰察布 | 包头 | 山东青岛 | 公主岭 | 西藏拉萨 | 杞县 | 嘉善 | 宣城 | 长治 | 扬州 | 五家渠 | 酒泉 | 宜都 | 仙桃 | 河北石家庄 | 邵阳 | 张家界 | 莆田 | 诸暨 | 三亚 | 台湾台湾 | 嘉峪关 | 安阳 | 石狮 | 陕西西安 | 营口 | 邹城 | 济南 | 瓦房店 | 五指山 | 偃师 | 许昌 | 酒泉 | 青州 | 荆门 | 安庆 | 德州 | 辽宁沈阳 | 甘孜 | 佛山 | 遵义 | 七台河 | 宁波 | 山南 | 台北 | 荆门 | 寿光 | 武安 | 吉安 | 鹤岗 | 沛县 | 江西南昌 | 赵县 | 丹东 | 阿勒泰 | 南平 | 唐山 | 威海 | 赵县 | 巴音郭楞 | 广饶 | 张掖 | 灵宝 | 乌海 | 南通 | 忻州 | 张家界 | 湘西 | 韶关 | 曲靖 | 永新 | 珠海 | 广元 | 广安 | 天长 | 克孜勒苏 | 临沧 | 宣城 | 金昌 | 大庆 | 青海西宁 | 台湾台湾 | 黄冈 | 张家口 | 屯昌 | 曲靖 | 项城 | 琼中 | 乌兰察布 | 巴中 | 石狮 | 锡林郭勒 | 陕西西安 | 固原 | 萍乡 | 玉树 | 曲靖 | 宜宾 | 汕头 | 晋江 | 廊坊 | 普洱 | 徐州 | 邹城 | 揭阳 | 和田 | 南平 | 盐城 | 盘锦 | 昆山 | 台湾台湾 | 延边 | 新泰 | 宁国 | 醴陵 | 昭通 | 营口 | 安岳 | 迪庆 | 邯郸 | 白城 | 绵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陵水 | 桐城 | 大同 | 池州 | 大连 | 泗洪 | 迪庆 | 宁夏银川 | 和田 | 陇南 | 绵阳 | 巢湖 | 淮南 | 偃师 | 抚顺 | 扬中 | 张掖 | 伊春 | 大庆 | 六安 | 汕尾 | 沭阳 | 东营 | 滨州 | 河南郑州 | 日喀则 | 陕西西安 | 巢湖 | 通化 | 单县 | 库尔勒 | 台南 | 许昌 | 安庆 | 吴忠 | 平凉 | 广元 | 三亚 | 德州 | 昌吉 | 东莞 | 丽水 | 佳木斯 | 延安 | 乐山 | 汉中 | 甘肃兰州 | 如东 | 株洲 | 东营 | 西双版纳 | 新疆乌鲁木齐 | 诸城 | 延安 | 南平 | 肥城 | 如东 | 灌云 | 东方 | 钦州 | 泰安 | 龙岩 | 招远 | 和田 | 内江 | 瑞安 | 怀化 | 莒县 | 仙桃 | 万宁 | 台湾台湾 | 明港 | 澄迈 | 济源 | 庆阳 | 灌南 | 丽江 | 黄石 | 黔东南 | 衢州 | 济南 | 广安 | 日照 | 章丘 | 台中 | 鹤岗 | 绵阳 | 铜陵 | 酒泉 | 台州 | 章丘 | 聊城 | 鄢陵 | 攀枝花 | 齐齐哈尔 | 崇左 | 赣州 | 马鞍山 | 昌吉 | 黑龙江哈尔滨 | 山东青岛 | 滕州 | 惠东 | 酒泉 | 三沙 | 本溪 | 海北 | 萍乡 | 玉溪 | 明港 | 延安 | 莱州 | 石嘴山 | 阿坝 | 巴彦淖尔市 | 瑞安 | 武威 | 陵水 | 辽阳 | 大丰 | 屯昌 | 巢湖 | 仙桃 | 阿拉尔 | 贺州 | 鄂尔多斯 | 鹤岗 | 安康 | 琼海 | 甘孜 | 临沧 | 大庆 | 石狮 | 随州 | 吴忠 | 锡林郭勒 | 昆山 | 唐山 | 泰州 | 丽水 | 遵义 | 乌兰察布 | 宿州 | 遵义 | 江苏苏州 | 恩施 | 阳江 | 绵阳 | 章丘 | 安顺 | 曲靖 | 宝鸡 | 佛山 | 广西南宁 | 信阳 | 那曲 | 汝州 | 新余 | 云浮 | 洛阳 | 蚌埠 | 吴忠 | 钦州 | 灵宝 | 禹州 | 乐山 | 巴音郭楞 | 潜江 | 永州 | 台北 | 慈溪 | 梅州 | 诸暨 | 海北 | 鸡西 | 衡阳 | 汉中 | 中山 | 金华 | 陕西西安 | 馆陶 | 馆陶 | 济源 | 莱州 | 湘西 | 平凉 | 鹰潭 | 抚州 | 漳州 | 儋州 | 如皋 | 哈密 | 平凉 | 吴忠 | 襄阳 | 广州 | 安吉 | 张掖 | 焦作 | 厦门 | 双鸭山 | 乌兰察布 | 汕头 | 滁州 | 石嘴山 | 临猗 | 安徽合肥 | 盐城 | 云浮 | 龙口 | 鹤壁 | 中卫 | 菏泽 | 晋城 | 果洛 | 九江 | 肥城 | 茂名 | 聊城 | 长垣 | 神木 | 项城 | 汝州 | 天水 | 顺德 | 海南海口 | 甘肃兰州 | 鸡西 | 南充 | 济源 | 金华 | 安康 | 新泰 | 朝阳 | 厦门 | 启东 | 辽阳 | 张北 | 凉山 | 鄂州 | 武安 | 高密 | 珠海 | 昌都 | 新疆乌鲁木齐 | 德清 | 酒泉 | 昌都 | 宜春 | 张掖 | 阿拉尔 | 昆山 | 辽阳 | 阿拉尔 | 遂宁 | 德宏 | 那曲 | 肇庆 | 海南海口 | 漳州 | 青海西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牡丹江 | 靖江 | 宜都 | 日喀则 | 启东 | 白沙 | 延边 | 白城 | 宝鸡 | 福建福州 | 咸阳 | 梅州 | 滁州 | 永州 | 台中 | 启东 | 保定 | 铜川 | 陇南 | 芜湖 | 乌海 | 济源 | 泗洪 | 青海西宁 | 周口 | 吴忠 | 日喀则 | 宜春 | 慈溪 | 抚顺 | 韶关 | 新沂 | 金华 | 菏泽 | 河池 | 九江 | 扬中 | 馆陶 | 泗阳 | 邳州 | 石河子 | 凉山 | 新沂 | 新乡 | 福建福州 | 哈密 | 延安 | 保定 | 赣州 | 揭阳 | 新沂 | 抚顺 | 赣州 | 榆林 | 克拉玛依 | 佛山 | 大理 | 汉川 | 深圳 | 盐城 | 运城 | 海南 | 宜都 | 临沧 | 简阳 | 金昌 | 黔南 | 济宁 | 德宏 | 鹰潭 | 乌兰察布 | 宣城 | 漯河 | 十堰 | 岳阳 | 平潭 | 丽水 | 仁怀 | 榆林 | 保定 | 廊坊 | 洛阳 | 韶关 | 蓬莱 | 池州 | 双鸭山 | 榆林 | 毕节 | 临汾 | 东方 | 广州 | 吴忠 | 锦州 | 招远 | 如皋 | 河北石家庄 | 和田 | 滕州 | 泰州 | 蚌埠 | 徐州 | 醴陵 | 溧阳 | 神木 | 澳门澳门 | 三河 | 张掖 | 伊犁 | 沭阳 | 兴安盟 | 嘉峪关 | 攀枝花 | 镇江 | 百色 | 鹤岗 | 如皋 | 攀枝花 | 贵港 | 沭阳 | 铜仁 | 通辽 | 乳山 | 唐山 | 芜湖 | 西藏拉萨 | 达州 | 大兴安岭 | 三沙 | 伊犁 | 阳春 | 通化 | 张掖 | 庄河 | 吐鲁番 | 垦利 | 百色 | 汉川 | 吉林长春 | 绥化 | 仙桃 | 衢州 | 东海 | 安吉 | 三沙 | 伊犁 | 果洛 | 浙江杭州 | 石嘴山 | 靖江 | 宁国 | 昌吉 | 燕郊 | 文昌 | 黄山 | 长兴 | 三河 | 单县 | 张北 | 海东 | 湖南长沙 | 启东 | 邹平 | 溧阳 | 深圳 | 山东青岛 | 六盘水 | 甘孜 | 霍邱 | 庄河 | 东莞 | 锡林郭勒 | 晋城 | 平顶山 | 那曲 | 荣成 | 亳州 | 泗阳 | 内江 | 九江 | 博罗 | 绥化 | 和田 | 铁岭 | 无锡 | 泰兴 | 象山 | 黔东南 | 阿勒泰 | 文昌 | 郴州 | 长兴 | 延边 | 益阳 | 和田 | 濮阳 | 焦作 | 琼海 | 黔东南 | 石狮 | 海拉尔 | 禹州 | 百色 | 涿州 | 芜湖 | 伊春 | 安庆 | 迁安市 | 霍邱 | 固原 | 喀什 | 丽江 | 大庆 | 铜陵 | 黄南 | 馆陶 | 肥城 | 来宾 | 沧州 | 赤峰 | 三门峡 | 防城港 | 姜堰 | 阜新 | 曲靖 | 厦门 | 达州 | 垦利 | 兴安盟 | 鄂尔多斯 | 阳江 | 吉林长春 | 金华 | 临夏 | 四平 | 兴安盟 | 丽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