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當前位置:主頁 > 福音 > 講章 > 十字架與因信稱義

    十字架與因信稱義

    作者:基督教華人網     來源:基督教華人網 時間:2018-07-09 09:54 奉獻支持
    微信訂閱號:




    歡迎弟兄姊妹將我們的微信內容分享給朋友們。

    如果喜歡我們的公眾號請推薦給身邊的弟兄姊妹。

    我們的微信號:meirijidujiao





    路加福音10章25節記載:“有一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說:‘夫子,我該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律法師就是律師,就是法律專家。今天法學院和神學院不一樣,但當時二者相同。法學生念的法律就是上帝的法律──摩西五經。很遺憾,最熟悉神法律的人,可能是抵擋上帝最厲害的人;很遺憾,教會中攔阻福音最多的,可能是我們這些做牧師的。請多為牧者禱告,我們不希望第一個該事奉神的人,成為第一個被神審判的人。

    這個律法師起來“試探耶穌”。什么是“試探耶穌”?就是要為難耶穌,并不想得答案,并不想知道什么。他問問題,如同議員問官員,如同記者問當事人,有時只是要為難那個被問的人。有時候人到教會也是這個態度,這樣仍然可能得救,因為神不怕被問,真理歡迎被考察,只是比起虛心渴慕的人可能會慢很多,何必耽誤呢?

    “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是一個錯誤的問題,因為人做什么都得不到永生,只有信神為人做的,才能得到。但每個不認識神的人,都會這樣問。因為他們不知道人這么爛,做不了任何配得永生的事,更不知道神這么好,把永生白白賜給信他的人。永生是好東西,一般人覺得要得到好東西,有兩條路可以走。

    第一條路是命好、運氣好;酵讲幌嘈胚@個,上進的人也不信這個,他們走第二條路:要得到好東西就要付代價,要得到好東西就要努力。永生是最好的,要得到最好的東西,就要付上最大的代價,“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是異教徒的思想,不是基督徒的思想,可是卻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每一個人心中。

    所有人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而且也是最危險的一個錯誤,就是忘記上帝的恩典,忘記因信稱義的道理,忘記我們若從上帝那里得任何的好處,不是我們做了什么,而是神做了什么。

    “我還不能受洗,因為還在打麻將,等麻將戒了,就受洗”;“我還看色情刊物,沒有資格受洗”等等。這些想法不管多道德,都不合圣經。因為你的行為,永遠都不夠好,永遠都沒有資格受洗;受洗只有一個資格,就是信。教會是要考核人能不能受洗,但不能變成律法主義。我們不能說:“小朋友要乖;不乖,耶穌就不愛你。”如果耶穌只愛乖小孩,那沒有一個能被愛,因為都不夠乖。

    忘記因信稱義、忘記上帝的恩典,比吃喝嫖賭、婚外情、牧師貪財好色還要危險。因為貪財好色是不好,至少人知道那是錯的。

    叫人守律法做好事有什么錯?當我們要求弟兄姐妹多讀經、禱告、服事、有好行為,并說:“你多愛主,上帝就更多的愛你。你多奉獻,上帝就更多祝福你。”這有什么不好?這是錯的,因為是傳另一個福音,是叫人下地獄的。

    “你要奉獻,若不奉獻,神就會把你的東西拿走!”很多這一類的見證對不對?你不奉獻,小孩生病花的錢更多,你不聚會,結果耽誤你更多的時間。圣經里的確有很多這類的例子和教訓?墒潜澈笥幸粋我們常常會忽略的真理:不是你做了什么好事換到了上帝的恩典,不是,是上帝的恩典使你能做好事。

    我們強調要守律法做好事,但是那不是得恩典的條件,而是白白蒙恩的結果,你把次序弄對就好了。以色列人在埃及痛苦得不得了:“主啊,求你拯救我們!”難道是上帝看到他們這么痛苦,就給他們十誡,要他們遵守,看他們遵守得好、配被拯救,才來拯救他們嗎?不是的,以色列人還沒有遵守任何一條律法,律法在那時還沒有頒布,上帝就先白白地、無條件地拯救他們、愛他們了(參申命記7:7-8)。對以色列人是這樣,對任何人都是這樣。

    我們從來不是做了什么而得到恩典,我們應當努力,應當有行為,然而是因為恩典使我們能做每件事,所以榮耀要歸給上帝,人沒有任何可夸口的。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5章10節所說的:“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并且祂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

    從古到今,始終陰魂不散、以各種面目敗壞教會的異端,就是這種伯拉糾主義(Pelagianism),你不必看過他的著作,就已經是他的跟隨者,因為這是我們墮落的本性使之然。

    保羅說:我們不是靠圣靈引進門后讓肉身來成全;我們是靠圣靈入門,靠圣靈得生,我們也是靠圣靈來成就每一件事(參加拉太書3:3;5:25)。我們從開始到末了沒有一個時候,沒有一件事不是完完全全、百分之百地靠著上帝。

    我們是要行善、遵守律法、做完全人、背十字架等,知道這是主在我們里面的工作,不是我們自己用這個來換取上帝的恩典,不是你做了什么得到永生。約翰福音3章16節說:“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不是叫一切守律法的、守規矩的,乃是“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

    信心的背后會有行為,但絕對是信心與恩典帶來行為,不是以行為來換取恩典,這是靈魂深處的革命。這種想要用行為稱義的想法,是基督徒一直不太能擺脫的,所以人勝必驕,敗必餒,都源于只看到自己,沒看到神。

    因信稱義是綱,綱舉目張。這個猶太教的律法師非常熟悉圣經,然而只熟悉圣經的字句,卻不知道上帝的恩典,所以他以為要做什么才能換到永生。

    什么是永生?普通的想法就是快快樂樂、永永遠遠地活在天堂里。我曾到惠頓的“葛培理中心”(BillyGraham Center)參觀,其中有一個房間,你經過一個通道,表示死亡,經過這個通道后會到一個房間,那個房間很漂亮,有很好聽的音樂,表示你進到了天國。有人說:“牧師,你看我們永遠在這么美麗的環境中,該多么快樂!”快樂?這跟地獄一樣!不斷地在做一兩件或億兆件很舒服、賞心悅目的事,我不相信那是永生。在這兒聽道,聽兩天、三天很舒服,叫你在這里聽一萬年,那是地獄啊。唱詩好喜樂,唱一萬遍,那也是地獄啊。如果永生只是在黃金街、碧玉城,在那里看黃金的亮度和純度的話,這個不用永生,大概一萬年都太久,只要一朝一夕,看一兩次就夠了。

    約翰一書5章12節特別告訴我們:“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永生是有神的生命,物質和精神永遠的幸?鞓,不過是里面的一環,因為神的生命不只是永遠的幸?鞓,神的生命包括圣潔、良善、自由、慈愛、真理、榮耀、權能、智慧等。彼得后書1:4說:“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欲來的敗壞,就得與神的性情有分。”

    永生是因為上帝的恩典、上帝的揀選、上帝的呼召,讓我們這些不配的罪人,接受了他給我們的生命,使我們成為上帝的兒女,這叫永生。

    永生不是死了以后上天堂而已,永生是今天在世上,因為信靠了耶穌,領受了福音,領受了圣靈所賜的生命,開始活出主的生命來,能在黑暗的地方發光,使愚昧的地方有智慧、丑惡的地方有美麗。

    世界非常引誘人,也非?膳,你要勝過世界。世界包括在工作、家庭、婚姻里碰到的各樣艱難。要勝過,必須里面有個東西:“在我們里面的比在世界的更大”(約翰壹書4:4),你才能得勝。如果在我們里面的上帝那么渺小,怎么勝得過世界呢?在你心里那么多的自戀、自大、自私、自卑、自憐,而上帝的慈愛、憐憫、權柄在我們心中這么小,我們怎么能勝過世界呢?求神幫助我們,祂在我們里面能越來越占據一切,因祂是我們一切的主。

    永生不是永遠的吃喝玩樂,永生是有上帝的生命,這聽起來抽象,事實上很具體;酵饺绻皇侵厣镁,而且背十字架跟隨主,過一個羅馬書第6章、第8章講的順著圣靈的生活,我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永生。我們現在很少經歷永生的美好,所以對死后要得到同樣但是更豐富的永生很陌生,甚至和世人一樣怕死。如果我們相信基督徒死后,是到天堂與主在一起,好得無比,為什么我們這么怕死?因為我們雖然信主,有主的生命,可是我們還是體貼肉體、愛世界。我們是一個被撕裂的靈魂。一面想愛上帝,一面想愛世界,我們想要兩全和兼得。

    儒家和共產主義特多這種兩全、俱得(both and)的圓融理想,如既要民主又要集中,既要孝母又要愛妻。基督教實際多了。是,可以兩全,但得先擇一(either or),要愛妻子,得離開父母;要信上帝,得舍棄兒女(如亞伯拉罕獻以撒,參路加福音14:26)。要得著生命,就要舍去生命?梢詢蓚都有。其實上帝愿意將一切的美善都賜給我們,但是如果要得到一切的美善,就得把一切看作糞土,把耶穌當至寶,先求神的國和義,這一切都會加給我們。

    金錢、學問、健康、家庭等都很好,但不要把它們當成上帝。“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詩篇16:4)只有上帝是絕對必需的,如果你說我非要得到博士、愛情、美麗等物不可時,那博士、愛情、美麗等物,就是你的偶像。

    神因為愛你,祂會除掉你的偶像,申命記8章3節說:“祂苦煉你,任你饑餓……使你知道,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食物很好,食物成了偶像就不好。夏娃以及曠野中大起貪欲、想要吃魚吃肉的以色列人(民數記11:4)都是把食物當成偶像。中國人所謂的“民以食為天”,也是同樣的錯誤。任何一個不認識上帝的個人和民族,因為倚靠了不堪倚靠的偶像,必然會有憂患和不安全感,連風吹樹葉的聲音,都會嚇跑他們(參利未記26:36)。耶穌基督來是要拯救、釋放那些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我們怕苦、怕死、怕窮、怕失業、怕老、怕丑、怕別人比我們優秀,這一切只有一個療法,就是認識上帝的愛。

    宇宙萬物的主宰,無條件地把最好的,就是上帝的兒子、上帝的圣靈,白白地賜給我們,我們有了神的兒子、神的生命、神的愛以及一切(羅馬書8:32),因此我們能不像以前那樣什么都要抓,而且還怕別人抓得比我們多。我們白白得到上帝無限的恩典,不但不必抓,反而愿意給,成為一個有福的個人和民族,知道“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就是神兒子的生命,這就是永生。

    猶太教是律法化的舊約,與舊約里的生命之道南轅北轍。猶太教的觀點是,一切的好東西,要努力做才能得到。它也講恩典,卻是淡化了的恩典,就是所謂“約的律法主義”(covenantalnomism)。所以這位律法師會問:“夫子,我當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馬可福音第10章有一個少年官問了同樣的問題。這是一個不認識上帝恩典的人會問的問題。

    耶穌回答他說:上帝的話是怎么說的呢?我說的不會跟上帝的律法有什么不一致。這人不愧是律法師,他很漂亮地把上帝的律法濃縮成:“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神,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耶穌說:“那你就這樣作吧。”

    新派神學家從這句話認為,耶穌跟保羅是相反的;保羅曲解了耶穌的觀點,保羅講了耶穌沒有講的因信稱義。乍看之下,好像耶穌是說你要得永生,你就要遵守律法。就是你要愛上帝、愛鄰舍。你這樣全心全意地愛上帝和你的鄰舍,你就可以得永生。似乎耶穌是要我們愛才能夠得永生,是因愛稱義,因善稱義,丁光訓主教也是這么講。

    然而事實上,耶穌說的與保羅說的并沒有沖突,信耶穌得永生,是絕對不會改變的一個真理。這里的確講到要愛才能得到永生。如此的話,人絕望了,沒有一個人可以得永生,因為我們當中誰能夠盡心、盡性、盡力、盡意地愛上帝呢?我們誰能夠愛鄰舍如同自己呢?

    愛上帝容易嗎?好像很容易。神看不到摸不到,不用你替祂燒飯洗衣,也聽不到祂吼你、要求你、或惹你大發雷霆。愛神,似乎簡單。相反地,愛人,包括父母愛兒女、夫妻彼此相愛,都會累死、氣死、煩死?墒侨绻佑|會使你愛不下去,不接觸,是不是會使你連開始愛的機會都沒有呢?

    小嬰孩的純真、冰淇淋的可口、大峽谷的美景、莫扎特的音樂、李白的詩句、男女朋友的戀情之所以令人喜愛,因為這些都是可以看、可以摸、可以聽、可以聞得到的,我們感覺得到、也感覺很好。然而我們怎么去愛,并且全心、全意、全力地去愛這位看不見、摸不到的上帝?

    耶穌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這很難回答。我們多么愛新車、愛兒女和我們喜歡的書,我們有用這樣的愛來愛上帝嗎?什么叫愛上帝?尼希米記13章26節說,沒有一個王像所羅門這么蒙上帝所愛,可是他不愛上帝。愛上帝很難,我們這些有罪的人沒有辦法愛上帝,也沒有辦法愛任何人,是神使我們能愛祂的。

    約翰壹書4章19節說:“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永遠記得這個次序,我們要愛,我們要善良,我們要努力,是因為神先把這些白白地給了我們,我們自己原是沒有的。愛上帝很難,可是顯然這個律法師覺得不難,所以當耶穌說“你就去做啊”,他沒有說“誰是我的上帝”,和許多自以為很敬虔的基督徒一樣,他不知道,他根本沒有愛上帝。

    這律法師覺得愛鄰舍就難了。鄰舍這個字,天主教翻譯成“近人”。原文的意思就是身邊的人,這個律法師就說:“誰是我的鄰舍?”這個問題非常好。這個問題就是儒家或gc.d對基督教的批評:“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愛有親疏等差,愛分階級種族”。中國人很熟悉這些。

    但有無緣無故的愛,上帝對我們的愛就是無緣無故的(gratuitouslove),我們不是因為先有任何的優點而被他愛,祂就是無緣無故地、在我們一無是處的時候就愛我們。“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有敢做的,唯有耶穌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5:7-8)

    有無緣無故的愛,就是上帝的愛。人間的愛都是有緣有故的,你對我好,我對你好,你可愛,我愛你。唯有上帝對我們的愛是無緣無故的,你沒有這個無緣無故的愛,你就不可能去愛那些不可愛的人。因此我們在教會里愛人,如果不隨時聯于元首基督,像枝子聯于葡萄樹一樣,我們會寸步難愛。

    儒家批評基督教,有點像孟子批評墨子的兼愛是無父無君,是禽獸。儒家認為,愛應由近到遠,由親到疏,人必須先親其親,再親別人的親;人必須愛自己的子,再愛別人的子。我當然應該先愛我的父母,再愛別人的父母;先愛我的家人,再愛別人,這非常合理。

    圣經講孝,除了舊約的十誡,新約中也提醒人:“當孝敬父母"(馬太福音15:4),“先在自己家中學著行孝,報答親恩”(提摩太前書5:4)。只是基督徒知道,真愛、真善、真孝都必須來自神。神要我們愛近人、身邊的人、鄰舍,不論他們和我們的血緣或利害關系如何;酵叫⒂H愛親,不應只是出于血緣和婚姻,這是世人的理由,而應是出于他們是神擺在我們身邊的鄰舍、近人,是最常在一起的鄰舍和近人。我們當然是因著祂是鄰舍而愛他們。許多講大話的人,不論是基督徒或知識份子,總是“愛”那些抽象的人,如全世界的孤兒和被壓迫的民族等,在會議、文章、口頭上說大話,對身邊的鄰舍,如家人和同事等,卻難有善意善行。唯有靠著上帝無私的愛,才能消除這種偽善、自私的基因。

    耶穌接著說了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一個陌生的撒馬利亞人,幫助了不沾親不帶故,甚至有世仇的猶太人,F在教會對這個比喻的教導是:“我們要做好撒馬利亞人,每個不沾親不帶故的人都是我的鄰舍,我要愛他。”神學家和牧者頻頻責備教會和基督徒,沒有盡到福音使命、文化使命、社會參與、家庭祭壇等作鹽作光的責任,他們常以這個比喻為根據。謝謝責備,我們真的是虧欠甚多。但諸君有沒有想到基督徒有多累?有沒有想到現實生活中的忙碌、辛苦加壓力?至少在臺灣,作鹽作光常常只是作秀,只要能在媒體曝光,只要比佛教、慈濟功德會早一點到災難現場就好了,這豈是耶穌的意思呢?

    毫無疑問,耶穌是要我們做好撒馬利亞人,基督徒是要把每個人都當他是鄰舍去愛?墒且d在回答“誰是我們鄰舍”之前,是不是連問帶回答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我是誰?”

    學者說,文明始于人的自覺,始于人發現自己是誰。動物沒有這種自覺,動物不知道“我”。筆者對此說存疑,動物可能不知道“我”,但對于“我的”,如地盤、子女、配偶、獵物等,是非常清楚的。

    蘇格拉底說“認識自己”比認識萬物都重要,但是人認識自己嗎?教會認識自己是基督的新婦嗎?教會豈不常常作了巴力的淫婦?基督徒認識自己是神的兒女、仆人和朋友嗎?還是我們受了世人的迷惑,以為自己是衡量萬物的尺度?我們想作好撒馬利亞人之前,想救國救民、為主大發熱心之前,在確定誰是我的鄰舍、好去愛祂之前,耶穌的整個比喻不正是在說:“人!先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的本相吧!你能行一條律法嗎?你能愛神嗎?你能愛任何人,包括自己、家人和鄰舍嗎?”

    我們的本相是什么?“我們從前是無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樣私欲和宴樂,常存惡毒、嫉妒的心,是可恨的,又是彼此相恨。”(提多書3:3),我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欲,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以弗所書2:1-3)我們“從前與神隔絕,因著惡行,心里與祂為敵。”(歌羅西書1:21)我們原是一個將亡的亞蘭人,飄泊流離,困苦無助(參申命記26:5)。我們是被丟在路旁的棄嬰,沒人可憐,也沒人愛(參以西結書16:3-5)。我們都“曾有死亡的繩索纏繞我,匪類的急流使我驚懼,陰間的繩索纏繞我,死亡的網羅臨到我”(詩篇18:4-5)的經歷。

    我是誰?我是那個在世上被打得半死的人,我們躺在路邊,沒人管,沒人要,沒人愛。我們在這世上是累得不能再累,無人愿意、無人能夠幫助的人,不怪祭司,也不怪利未人。他們自身難保,他們另有重擔在身。他們和我們都是那個被打得半死、躺在路上的可憐人。

    感謝贊美主,“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使我們必死的身體又活過來”(羅馬書8:3,11)。“及至時候滿足,神就差遣祂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加拉太書4:4),使我們出死入生,出黑暗入光明(帖撒羅尼迦前書5:10;彼得前書2:9)。

    而你的鄰舍就是幫助你的人。這不是靈意解經,這是圣經上的話,你的鄰舍就是憐憫你的人,路加福音10章37節講得清清楚楚。這個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豈不正是最好的福音?誰是我的鄰舍、我要愛他?就是有一個在我被打得半死,沒有人愛,沒有人照顧,沒有人關懷,我跟他不沾親不帶故,我跟他甚至是仇人的時候,他就來愛我:我的鄰舍就是耶穌,只有他是憐憫我的。我們都需要被憐憫,當我們被憐憫了、被恩待了、被醫治了、被拯救了、被保守了,而且是持續不斷的,我們才能像耶穌所說的:“照樣去行吧。”

    我們要愛每一個人,不沾親不帶故,不管有多少困難,我們都要愛。在愛之前得先被愛;助人之前,得先說:“我們的幫助是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供給之前我們得先說:“主啊,憐憫我這個貧窮的人!”

    “主為我們舍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舍命。”(約翰一書3:16)“你們該效法神,好像蒙慈愛的兒女一樣。也要憑愛心行事,正如基督愛我們,為我們舍了自己,當作馨香的供物和祭物,獻與神。”(以弗所書5:1-2)

    福音使命、文化使命、愛仇敵、社會參與、家庭祭壇等作鹽作光的事都該作,但是是主使我們能作,是因為主的愛激勵了我們,我們是因為不斷地被主醫治、拯救、憐憫、更新、管教、充滿之后,我們才能做。

    “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加福音19:10)“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太福音9:12-13)“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贖價。”(馬太福音20:28)

    主醫治我,我才能去醫治人;幫助我,我才能去幫助人;光照我,才能光照人;引導我,才能引導人。求主給我力量,我好給別人力量。主啊,我沒有,我是灰塵,請你給我。求主讓我們永遠有一個領受的態度,總先看到自己是貧窮、赤身、可憐的?蓢@我們往往是老底嘉的教會,“自以為富足,卻不知道自己是瞎眼、貧窮、赤身、可憐的。”什么時候你看到上帝所給豐豐富富的恩典,承認自己是貧窮、罪惡、瞎眼、赤身、可憐的,你就有福了。

    躺在手術臺上的病人,對他的醫生能作的最好的事,就是乖乖地躺在病床上,讓醫生來開刀。病人對他的醫生所作的最壞的事,就是去幫醫生的忙:“大夫啊,你有沒有太冷?有沒有太熱?這手術房的燈有沒有太亮?有沒有太暗?要不要我搬個電扇來給你?”相信醫生只會生氣地說:“你給我躺在那里,讓我來開刀就好了!”我們在幫上帝做事之前,要讓祂先來醫治我們。

    我們需要上帝的憐憫,上帝要我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們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因著我們信靠他,相信祂已經為我們成就了一切不可能成就的事,我們才能做那不可能的事。

    在最后晚餐中,耶穌知道自己要離開這個世界,“祂既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約翰福音13:1)。于是約翰很細膩地描寫了耶穌的動作:祂站起來,脫下了衣服,把毛巾綁在自己的腰間,將水倒在盆子里,開始洗門徒的腳。如果我現在開始脫衣服,脫到打赤膊,然后拿起一塊毛巾、一個水盆,開始替我旁邊的弟兄洗腳,大家一定都會呆住。

    彼得像子路一樣,向來什么事都是一馬當先,別人都呆住的時候,彼得說:“主啊,你洗我的腳嗎?”在原來的文法,這是一個強烈的拒絕:“主啊,你怎么可以洗我的腳?”耶穌說:“你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你以后就會知道了。”彼得第二次說:“你永遠不可以洗我的腳。”耶穌說:“我不洗你,你就跟我沒關系了。”彼得說:“那趕快洗,多洗一點。”彼得很可愛。洗完了以后,耶穌似乎在問門徒說:你們知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耶穌很清楚地講了祂洗腳的意義是什么。祂說:“我是你們的主,我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我們當彼此謙卑,像仆人一樣,服事我們的弟兄姐妹。這個教訓是這樣沒有錯,可是還有更重要的地方被人忽略了。臺灣的慈濟、一貫道,及許多的非基督徒都會舉這段話來說明耶穌的“偉大”,然后勸他們的子弟要謙卑,學習做卑賤的事。這樣的理解不錯,但是不夠深入。

    神學家Emil Brunner說:“世人可以謙卑到一個地步,彎下腰來替別人洗腳,但是世人除非在圣靈的光照下,不會謙卑地說:‘主啊,你來洗我的腳。’”我們可以謙卑到去做低賤的事,但是我們沒有辦法謙卑到承認我是那么骯臟、污穢,要神的兒子來洗我。

    彼得兩次拒絕耶穌洗他的腳,這不是謙卑,這是驕傲。這是不承認自己臟、自己壞,臟到、壞到自己洗不干凈,臟到、壞到要神的兒子替你洗、替你死才能潔凈。

    我們用《萬古磐石》(Rock of Ages)(請參出埃及記33:22;約翰福音19:34)這首詩歌的歌詞作為結束:

    萬古磐石為我開,
    容我藏身在主懷;
    勤守律法心火熱,
    主前稱義無功效;
    懊惱傷痛空悲切,
    唯主施恩能拯救。
    兩手空空到主前,
    無真無美無良善;
    赤身求主賜義袍,
    無助但盼十架恩;
    污穢奔至活泉旁,
    主啊洗我免滅亡。




    百度分享



    奉獻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樂,講道,視頻都是自行上傳,我們需要一些資金來維持龐大的服務器空間和帶寬的支持
    由于多數弟兄姊妹經濟都很緊張,請大家憑感動和個人能力奉獻!我們相信主定會預備!我們從未也決不會主動聯系各位肢體請求捐助,請弟兄姊妹們知悉。
    支付寶掃碼奉獻 :




    上一篇:十字架與受托       下一篇:圣經中幾個眼目昏花的人 打印文章    責任編輯: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網友評論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服務 ┊ 事工團契 ┊ 網站地圖 ┊ 奉獻捐助 ┊ 網站公告 ┊ 聯系我們 ┊ 本站信仰

    本站杜絕一切基督教異端信息,更杜絕一切違反國家法律、規范的文章,如有相關基督教歌曲、講章、講道視頻等信息因收集整理中疏忽而不符合圣經依據,不符合國家法律、規范,請告知我們刪除 技術QQ:1091852 基督教華人網 2001 - 2019 版權所有 服務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鏈接: 360安全網址導航

    360彩票app

  •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山东青岛 | 崇左 | 吴忠 | 仁寿 | 神木 | 泗洪 | 安康 | 白山 | 赤峰 | 临夏 | 阜阳 | 清远 | 霍邱 | 淮北 | 天长 | 温岭 | 三沙 | 绥化 | 哈密 | 那曲 | 达州 | 迁安市 | 新疆乌鲁木齐 | 吉林长春 | 济宁 | 扬中 | 桂林 | 包头 | 宁波 | 吐鲁番 | 海丰 | 莱州 | 温岭 | 九江 | 济源 | 台湾台湾 | 海宁 | 泗洪 | 文山 | 定安 | 屯昌 | 江门 | 六盘水 | 黑龙江哈尔滨 | 雄安新区 | 伊犁 | 涿州 | 赵县 | 郴州 | 西藏拉萨 | 兴安盟 | 海南 | 广汉 | 湖南长沙 | 雄安新区 | 诸暨 | 姜堰 | 临夏 | 通化 | 淮南 | 烟台 | 天水 | 秦皇岛 | 正定 | 钦州 | 博尔塔拉 | 焦作 | 驻马店 | 甘肃兰州 | 阿拉善盟 | 滁州 | 芜湖 | 滨州 | 三亚 | 衡水 | 大庆 | 澄迈 | 仁寿 | 垦利 | 绵阳 | 红河 | 阿克苏 | 眉山 | 馆陶 | 阿拉尔 | 仁怀 | 哈密 | 绍兴 | 邵阳 | 普洱 | 恩施 | 莱芜 | 黑龙江哈尔滨 | 湖北武汉 | 临汾 | 阿拉尔 | 武夷山 | 宁波 | 梅州 | 包头 | 来宾 | 日土 | 桐城 | 扬州 | 仁怀 | 渭南 | 天水 | 来宾 | 海南 | 定西 | 来宾 | 临夏 | 淮北 | 东方 | 巢湖 | 巴彦淖尔市 | 襄阳 | 芜湖 | 江苏苏州 | 泗阳 | 韶关 | 湘潭 | 蓬莱 | 临汾 | 忻州 | 肥城 | 黑河 | 盘锦 | 安阳 | 芜湖 | 随州 | 南安 | 图木舒克 | 吴忠 | 平凉 | 醴陵 | 临沧 | 鹤壁 | 攀枝花 | 海南 | 大庆 | 大庆 | 诸城 | 开封 | 新乡 | 天水 | 南平 | 文山 | 武安 | 湘潭 | 长垣 | 六盘水 | 河南郑州 | 锦州 | 醴陵 | 图木舒克 | 日喀则 | 扬州 | 乐平 | 晋城 | 朝阳 | 潜江 | 神农架 | 江西南昌 | 余姚 | 文山 | 台湾台湾 | 抚州 | 石嘴山 | 滁州 | 菏泽 | 包头 | 海东 | 东莞 | 汉川 | 莱州 | 双鸭山 | 三沙 | 永新 | 陵水 | 嘉峪关 | 乌兰察布 | 湛江 | 齐齐哈尔 | 七台河 | 库尔勒 | 亳州 | 鞍山 | 巴中 | 泗洪 | 海西 | 天长 | 海南 | 南平 | 晋中 | 乐山 | 钦州 | 枣庄 | 黄石 | 吉林长春 | 乐平 | 扬州 | 桐乡 | 兴安盟 | 临沂 | 唐山 | 梧州 | 青海西宁 | 象山 | 景德镇 | 芜湖 | 南充 | 东阳 | 鸡西 | 曲靖 | 阿克苏 | 甘南 | 大庆 | 定州 | 河源 | 毕节 | 鄢陵 | 青州 | 张北 | 大同 | 汕头 | 任丘 | 阳泉 | 伊犁 | 永州 | 咸阳 | 阿勒泰 | 阳泉 | 乐平 | 连云港 | 宁夏银川 | 定安 | 鄂州 | 阿克苏 | 瓦房店 | 陇南 | 五家渠 | 高密 | 攀枝花 | 西双版纳 | 随州 | 新余 | 阿拉尔 | 庆阳 | 湛江 | 云南昆明 | 滕州 | 乐山 | 台北 | 乌兰察布 | 盐城 | 铜川 | 铜川 | 黄石 | 龙岩 | 威海 | 三明 | 广西南宁 | 汕头 | 海东 | 安岳 | 基隆 | 鸡西 | 龙口 | 克孜勒苏 | 呼伦贝尔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保定 | 鄂尔多斯 | 七台河 | 日喀则 | 遵义 | 天水 | 乐平 | 石狮 | 台中 | 山南 | 防城港 | 兴安盟 | 惠东 | 雅安 | 桓台 | 慈溪 | 济源 | 上饶 | 沧州 | 德清 | 丽江 | 衢州 | 泸州 | 大连 | 吉林 | 新余 | 高密 | 宜都 | 忻州 | 惠州 | 诸城 | 梅州 | 南京 | 启东 | 文山 | 山南 | 常州 | 大连 | 濮阳 | 台南 | 丹阳 | 泗阳 | 白城 | 日土 | 博尔塔拉 | 河池 | 台北 | 喀什 | 大连 | 德州 | 丽水 | 公主岭 | 山南 | 和县 | 商洛 | 明港 | 莱州 | 广汉 | 普洱 | 阿拉善盟 | 丹东 | 赤峰 | 德宏 | 黔南 | 梧州 | 喀什 | 文山 | 洛阳 | 天水 | 喀什 | 阿勒泰 | 陕西西安 | 桐城 | 菏泽 | 张家界 | 平凉 | 哈密 | 白城 | 黔南 | 肥城 | 定州 | 七台河 | 济源 | 海西 | 金坛 | 灵宝 | 衡水 | 灌云 | 乐清 | 台湾台湾 | 海北 | 象山 | 云南昆明 | 许昌 | 上饶 | 晋城 | 伊犁 | 廊坊 | 石狮 | 抚州 | 湖南长沙 | 陕西西安 | 茂名 | 广安 | 长兴 | 许昌 | 焦作 | 郴州 | 绥化 | 莆田 | 哈密 | 武夷山 | 亳州 | 鹤岗 | 汝州 | 海北 | 和县 | 榆林 | 巴中 | 广安 | 潜江 | 承德 | 酒泉 | 陵水 | 晋中 | 昭通 | 菏泽 | 吉林长春 | 宝应县 | 渭南 | 万宁 | 白银 | 海南海口 | 灌南 | 包头 | 图木舒克 | 安顺 | 惠州 | 南充 | 万宁 | 红河 | 娄底 | 双鸭山 | 衡阳 | 阿勒泰 | 聊城 | 博尔塔拉 | 平潭 | 海南海口 | 五家渠 | 大同 | 宁德 | 三沙 | 平顶山 | 广元 | 大理 | 抚顺 | 馆陶 | 武威 | 寿光 | 运城 | 莱州 | 舟山 | 荣成 | 大理 | 衡水 | 宜都 | 禹州 | 新乡 | 如东 | 阿勒泰 | 绍兴 | 白沙 | 禹州 | 佛山 | 宜昌 | 苍南 | 三沙 | 扬中 | 荆门 | 鄂尔多斯 | 石狮 | 和田 | 迁安市 | 枣阳 | 石狮 | 喀什 | 庄河 | 安阳 | 招远 | 台中 | 珠海 | 庄河 | 三明 | 丹阳 | 灌云 | 石狮 | 广汉 | 新沂 | 长兴 | 宁德 | 保亭 | 张家界 | 石嘴山 | 阿勒泰 | 吉林 | 五家渠 | 宁德 | 济宁 | 随州 | 日照 | 巴彦淖尔市 | 临沧 | 襄阳 | 盐城 | 宁国 | 肇庆 | 宜昌 | 定西 | 咸阳 | 葫芦岛 | 甘肃兰州 | 陕西西安 | 阿拉尔 | 江苏苏州 | 克孜勒苏 | 张掖 | 台湾台湾 | 黑河 | 芜湖 | 甘南 | 姜堰 | 东方 | 普洱 | 贺州 | 永康 | 贺州 | 平凉 | 阜新 | 宁国 | 呼伦贝尔 | 三门峡 | 平潭 | 云南昆明 | 牡丹江 | 包头 | 德阳 | 武安 | 那曲 | 绥化 | 深圳 | 开封 | 菏泽 | 通化 | 恩施 | 迁安市 | 通化 | 长葛 | 常德 | 新泰 | 宣城 | 金华 | 宣城 | 鄂州 | 黑河 | 贵州贵阳 | 溧阳 | 宁夏银川 | 湖南长沙 | 嘉善 | 绵阳 | 商丘 | 巴中 | 偃师 | 浙江杭州 | 南京 | 江西南昌 | 萍乡 | 中山 | 昌吉 | 海东 | 苍南 | 盐城 | 平凉 | 阿坝 | 驻马店 | 汉中 | 汉中 | 南安 | 四川成都 | 揭阳 | 常州 | 儋州 | 十堰 | 龙口 | 自贡 | 池州 | 商丘 | 宜昌 | 益阳 | 林芝 | 德阳 | 庄河 | 汕头 | 屯昌 | 庄河 | 七台河 | 驻马店 | 三沙 | 诸城 | 天水 | 盐城 | 博尔塔拉 | 和田 | 内江 | 徐州 | 驻马店 | 张家界 | 玉环 | 泰州 | 烟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东海 | 四川成都 | 嘉峪关 | 定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来宾 | 德州 | 蓬莱 | 垦利 | 海南 | 南京 | 鄂尔多斯 | 海北 | 通辽 | 福建福州 | 东营 | 盐城 | 平顶山 | 哈密 | 吕梁 | 江苏苏州 | 镇江 | 延边 | 大庆 | 石嘴山 | 宁国 | 山南 | 五指山 | 百色 | 石河子 | 靖江 | 垦利 | 陵水 | 阳江 | 天长 | 黔西南 | 上饶 | 六盘水 | 湘潭 | 四平 | 普洱 | 湘潭 | 三河 | 嘉善 | 阿拉善盟 | 东海 | 单县 | 武安 | 怀化 | 晋江 | 保亭 | 三明 | 平潭 | 平凉 | 辽宁沈阳 | 红河 | 绥化 | 泉州 | 烟台 | 海门 | 大兴安岭 | 汉川 | 玉溪 | 广元 | 凉山 | 新沂 | 钦州 | 金华 | 怒江 | 偃师 | 济南 | 阿坝 | 怀化 | 延边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阳江 | 邢台 | 随州 | 广汉 | 东方 | 宿迁 | 吕梁 | 安顺 | 清徐 | 吴忠 | 三亚 | 辽源 | 铜陵 | 山西太原 | 天门 | 文山 | 保山 | 宁国 | 聊城 | 任丘 | 钦州 | 攀枝花 | 湘西 | 海宁 | 酒泉 | 佛山 | 保山 | 鸡西 | 黔西南 | 海南 | 慈溪 | 海拉尔 | 澳门澳门 | 榆林 | 塔城 | 澳门澳门 | 凉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吐鲁番 | 肇庆 | 江西南昌 | 阳泉 | 黔西南 | 改则 | 桂林 | 兴安盟 | 邹平 | 盘锦 | 吴忠 | 普洱 | 桂林 | 朔州 | 阜新 | 赣州 | 西藏拉萨 | 云浮 | 琼海 | 湖州 | 丽水 | 衡阳 | 阜阳 | 淮北 | 葫芦岛 | 雅安 | 东营 | 柳州 | 宁国 | 平凉 | 益阳 | 淄博 | 昆山 | 衢州 | 柳州 | 甘孜 | 攀枝花 | 永康 | 吴忠 | 馆陶 | 文山 | 项城 | 铜陵 | 济南 | 公主岭 | 泗洪 | 山南 | 商丘 | 白银 | 海宁 | 伊春 | 山南 | 南充 | 汕尾 | 阜新 | 资阳 | 天水 | 遵义 | 周口 | 朔州 | 延边 | 汝州 | 怀化 | 澄迈 | 泰兴 | 吉林 | 扬州 | 阿勒泰 | 辽阳 | 定州 | 澳门澳门 | 秦皇岛 | 瑞安 | 宜昌 | 诸城 | 仁怀 | 自贡 | 阿勒泰 | 宁德 | 日土 | 安吉 | 惠东 | 安岳 | 洛阳 | 菏泽 | 阿勒泰 | 黑河 | 肇庆 | 南平 | 三亚 | 迁安市 | 日照 | 白城 | 宁波 | 新沂 | 白城 | 长治 | 玉树 | 陇南 | 陕西西安 | 余姚 | 公主岭 | 天门 | 淮安 | 安庆 | 乐山 | 泗阳 | 香港香港 | 枣阳 | 日喀则 | 珠海 | 日土 | 辽宁沈阳 | 铜陵 | 茂名 | 神农架 | 连云港 | 神农架 | 定州 | 南充 | 达州 | 台北 | 五指山 | 曲靖 | 庆阳 | 鸡西 | 江门 | 吉林 | 丹东 | 呼伦贝尔 | 乐清 | 岳阳 | 广元 | 丹东 | 图木舒克 | 公主岭 | 黔东南 | 达州 | 邹平 | 伊春 | 海安 | 威海 | 揭阳 | 吴忠 | 潜江 | 鹤壁 | 安徽合肥 | 项城 | 乌海 | 汕头 | 毕节 | 偃师 | 神农架 | 延安 | 宁波 | 靖江 | 池州 | 神木 | 阳泉 | 白城 | 郴州 | 天水 | 慈溪 | 襄阳 | 海南 | 乐平 | 新泰 | 喀什 | 大兴安岭 | 如皋 | 惠州 | 怀化 | 灌南 | 衢州 | 林芝 | 潮州 | 绍兴 | 广西南宁 | 黑河 | 赣州 | 和田 | 伊犁 | 河北石家庄 | 垦利 | 永康 | 徐州 | 晋城 | 余姚 | 西藏拉萨 | 白沙 | 邢台 | 温州 | 常德 | 广汉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徐州 | 东莞 | 桐城 | 溧阳 | 潮州 | 库尔勒 | 天水 | 湘西 | 昭通 | 滕州 | 莆田 | 永新 | 昌吉 | 定州 | 铜川 | 庆阳 | 宿州 | 涿州 | 吐鲁番 | 德阳 | 上饶 | 澳门澳门 | 崇左 | 龙岩 | 昌吉 | 来宾 | 茂名 | 海丰 | 玉环 | 灌云 | 南阳 | 铜陵 | 苍南 | 安徽合肥 | 南通 | 百色 | 儋州 | 宁德 | 任丘 | 濮阳 | 咸阳 | 长兴 | 阿克苏 | 茂名 | 河源 | 莱芜 | 攀枝花 | 台北 | 亳州 | 嘉善 | 台中 | 通辽 | 聊城 | 昆山 | 安岳 | 常德 | 那曲 | 遂宁 | 开封 | 汕头 | 鹤壁 | 攀枝花 | 正定 | 齐齐哈尔 | 克孜勒苏 | 吉林 | 陕西西安 | 昌都 | 延边 | 台湾台湾 | 遵义 | 宜昌 | 玉林 | 阜新 | 昌吉 | 温州 | 台湾台湾 | 遂宁 | 安庆 | 庆阳 | 吉林 | 临沂 | 白城 | 台州 | 锡林郭勒 | 齐齐哈尔 | 长葛 | 昭通 | 安顺 | 江苏苏州 | 保山 | 广元 | 神农架 | 陵水 | 德州 | 包头 | 青海西宁 | 鄢陵 | 芜湖 | 十堰 | 马鞍山 | 安徽合肥 | 琼海 | 盐城 | 菏泽 | 福建福州 | 来宾 | 淄博 | 平潭 | 高密 | 龙岩 | 乐清 | 保山 | 琼海 | 燕郊 | 本溪 | 抚州 | 自贡 | 汉川 | 赣州 | 金昌 | 晋中 | 正定 | 河池 | 昌都 | 咸阳 | 黑河 | 铜陵 | 慈溪 | 石嘴山 | 慈溪 | 灌南 | 诸城 | 贵州贵阳 | 盘锦 | 铜川 | 江苏苏州 | 淮北 | 南阳 | 保山 | 塔城 | 天长 | 台南 | 定西 | 阿拉尔 | 临汾 | 清徐 | 抚州 | 莱芜 | 佳木斯 | 偃师 | 白城 | 红河 | 宝应县 | 宜昌 | 海门 | 十堰 | 燕郊 | 清徐 | 鹤壁 | 淮北 | 龙口 | 防城港 | 常州 | 开封 | 兴安盟 | 邳州 | 台州 | 德阳 | 浙江杭州 | 铜川 | 昌吉 | 儋州 | 石狮 | 张家口 | 丹阳 | 天长 | 图木舒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