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當前位置:主頁 > 福音 > 講章 > 借著基督的身體向律法死——羅馬書7章

    借著基督的身體向律法死——羅馬書7章

    作者:基督教華人網     來源:基督教華人網 時間:2018-07-05 09:51 奉獻支持
    微信訂閱號:




    歡迎弟兄姊妹將我們的微信內容分享給朋友們。

    如果喜歡我們的公眾號請推薦給身邊的弟兄姊妹。

    我們的微信號:meirijidujiao





    羅馬書第7章,要談的是基督徒與律法的關系,分三個段落:1-6節,7-13節,以及14-25節。7-25節被認為是羅馬書中最難解的段落之一,主要是在“我”的身份上眾說紛紜。我們的觀點是,這一大段所描述的,與其說是(1)保羅個人的經歷,(2)基督徒的經歷,(3)非基督徒的經歷,(4)猶太人的經歷;不如說是前述四類人的一個綜合。這段經文就是這個“綜合人”的心靈掙扎和信仰經歷,在神圣救恩歷史上不同階段的縮影(其中更是有不同階段的交叉描述)。但是這個縮影,是借著一個“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死了”的基督徒,用一雙被啟示之光所照亮的眼睛,結合自己在成圣道路上被罪所困、掙扎前行的生命經歷,所描述出來的。

    【1】 弟兄們,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你們豈不曉得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嗎?

    第6章講到要脫離罪,在罪上死;這一章保羅的論證要進到另一個層面,即律法的層面。與基督同死同活在律法層面的表現,就是脫離律法,向律法死。神的話讓我們再一次看到,十字架是我們在律法上死的保證;酵街杂傻亩x的另一個層面也在這一章中被啟示出來:基督徒自由的本質特點包括脫離律法。脫離律法不是破壞和廢除律法,而是在恩典中實現律法的本質。律法的本質就是神的義。

    首先,保羅要提出一個一般的原則,或者要提醒人了解一個基本的常識:“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 νµος κυριεει το νθρπου φ' σον χρνον ζ),即律法只對活著的人起約束作用。保羅認為他這封信的收信人不應該不知道這個原則。“你們豈不曉得”( γνοετε),可直譯作“或者你們不知道”,但作者這樣說的本意通常是“你們應該是知道的”,何況他這話是 “對明白律法的人”( γινσκουσιν γρ νµον) 說的。這里的“律法”(νµος)是指摩西的律法。知道摩西律法的人對一般意義上的律法,或對律法的基本原則—尤其是“律法只對活人起約束作用”這樣的原則,應該不會陌生。

    【2】 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還活著,就被律法約束;丈夫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

    接下來,保羅用“就如”(原文γρ)引出一個例子,來說明第1節所提出的原則。照著1節所說的“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本節合乎邏輯的說法應該是:“當一個已婚婦人還活著時,就被丈夫的律法所約束;她若死了,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但是這種“合乎邏輯”的說法,卻無法與3節“脫離丈夫的律法……歸于別人”的思想相協調(因為她若死了,就不能再歸于別人),而保羅舉這個例子的目的,就是要帶出第4節“歸于別人,就是歸于那從死里復活的(基督)”之真理。“因此保羅在這兩節(2-3節)放棄了嚴格的合乎邏輯的講法,而采用了‘丈夫(還)活著…….丈夫若死了’的講法。”(馮蔭坤,卷二,332頁)舉例的目的是為了講明真理。在這里,雖然這個例子中事物之間的邏輯關系發生了變化,但真理的表達(4-6節)并未受到影響。

    “女人有了丈夫”( γρ πανδρος γυν),即和男人有婚姻關系、且被這種關系所制約的女人。在“丈夫還活著”(τ ζντι νδρ)的時候,她就處在被律法所約束的狀態中。“約束”(δδεται: δω的現在完成式陳述語氣被動態第三人稱單數形式),意為“捆綁”(bind, tie)。

    “脫離了丈夫的律法”(κατργηται π το νµου το νδρς):伴隨著丈夫的死亡,受律法保護的婚姻關系,以及律法賦予丈夫管轄妻子的權力都終止了;妻子就“被從丈夫的律法中釋放出來”了,換句話說,“丈夫的律法”對妻子就無效了。“脫離”(κατργηται)一詞,在原文也有“使無效”的意思。

    【3】所以丈夫活著,她若歸于別人,便叫淫婦;丈夫若死了,她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雖然歸于別人,也不是淫婦。

    前面從律法意義上講“女人有了丈夫,丈夫還活著,就被律法約束”,現在是從倫理意義上講,這個女人在“丈夫活著”的時候“若歸于別人”(即“成為另一個男人的妻子”),“便叫淫婦”(µοιχαλς χρηµατσει),即“被稱為淫婦”,或“有了淫婦之名”。丈夫若死了,“她就脫離了(丈夫的)律法”(λευθρα στν π το νµου),意思是,她就從律法中被釋放出來而成為自由的。如此一來,她就是作了另一個男人的妻子,也不會被稱為“淫婦”了。

    【4】 我的弟兄們,這樣說來,你們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們歸于別人,就是歸于那從死里復活的,叫我們結果子給神。

    這節經文,講到了十字架與基督徒成圣生活之關系的精髓。

    保羅在第1節中陳明一個原則—“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在2-3節的例子中又提煉出另一個原則—“一個人的死,可以使他(或另一個人)脫離律法的約束”(換言之,一個人的死使得律法對他失去約束力)。所以,他在本節就以“這樣說來”(στε,原文中在句首),引出一個推論:“你們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κα µες θανατθητε τ νµ δι το σµατος το Χριστο)。在說出這個推論之前,保羅加上“我的弟兄們”(δελφο µου)幾個字,以提醒羅馬信徒注意:他將要說出的這個推論是至關重要的。在6:11中,他已說過“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µες λογζεσθε αυτος [εναι] νεκρος µν τ µαρτ);現在他要強調另一個層面的“死”—“在律法上死”。“在律法上也是死了”(θανατθητε τ νµ),即“向著律法被治死了”(were put to death to the law)。

    我們必須謹記罪和律法之間的關系,罪是借著律法在我們身上顯出它的能力的,因為“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林前15:56)。我們若仍然“活在罪中”(6:2),律法定罪的權勢就會不斷顯明在我們身上;我們若仍“在律法之下” (6:14),罪就會繼續在我們的生命中“作主”(6:13)。只有我們不再活在“律法之下”時,罪在我們身上的權勢也才會被徹底瓦解。這就是為什么保羅在第6章講完向罪死之后,在第7章立即開始講“向律法死”。

    “死”(θανατθητε)在這里是被動語態動詞,表明我們“被治死”是神主動的作為。這個“死”來自于“在他(基督)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也來自于 “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6:5,6);所以此處說,你們“在律法上死”,是“借著基督的身體”(δι το σµατος το Χριστο)?傊,我們之所以能夠在律法上死,是基于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十字架奠定了我們“在律法上死”的基礎。我們可以套用加拉太書6:14的經文說:“但我斷不以別的夸口,只夸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律法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就律法而論,我已經被釘在十字架上。” 基督十字架有“解決”律法的功用。這是使徒保羅的一個值得注意的思想。歌羅西書2:14說,“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寫,攻擊我們、有礙于我們的字據,把他撤去,釘在十字架上。”在論及該節經文時,Peake說,“當基督被釘十字架的同時,神也將律法一并釘于其上”(《活泉新約希臘文解經》卷七467)。十字架徹底扭轉了我們和律法的關系。

    “叫你們歸于別人”(ες τ γενσθαι µς τρ ):以至于你們可以把自己歸于別人。這是神使我們“在律法上死”的目的。“就是歸于那從死里復活的” (τ κ νεκρν γερθντι):“別人”的同位語。因著一次(藉十字架而有的)死亡,我們結束了與“律法”的舊關系,建立了與基督的新關系。這位“從死里復活的”基督是我們新的主人。這是“在他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之后而有的“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的聯合”。從此我們就 “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了。

    “叫我們結果子給神”(να καρποφορσωµεν τ θε):由να(好叫)所帶出的目的從句,意思是,神“借著基督的身體”使我們“在律法上死了”,目的是為了“叫我們結果子給神”。在此處,保羅開始把第二人稱的“你們”換成第一人稱的“我們”,由從對“你們”講這些真理,到認同“你們”以表明這些真理是適合“我們”所有基督徒的。

    【5】 因為我們屬肉體的時候,那因律法而生的惡欲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

    “因為”(γρ)表明本節(和6節)對前一節起說明作用。“我們屬肉體的時候”(τε γρ µεν ν τ σαρκ),直譯作“當我們是在肉體中的時候”,是指“基督徒以前生活的光景”(活泉,卷五,111頁)。“惡欲”(τ παθµατα τν µαρτιν),直譯作“罪惡的欲望”,或“犯罪的熱情”。但此處最好是把所有格的τν µαρτιν(罪惡的)理解為受詞所有格(objective genitive),如此,這個短語的意思就是“導致(各種)罪惡之行徑的欲望”。從這一節起,保羅開始講述罪作為人的本性,是如何在人生命中工作的。這種本性之罪會被外部的力量刺激起各種“欲望”,以至于使不可見的罪性,轉化為可見的罪惡行為。所以保羅說那些“惡欲”是“因律法而生的”(τ δι το νµου)。這就好像在說,“惡欲”在人的肉體中安眠,卻被律法所喚醒,以至于惡行便如大水般泛濫了。加爾文解釋本節時說(轉引自Cranfield,卷上,476頁):“缺乏圣靈的同在,律法發揮著更加煽動我們內心的作用,必致爆發出情欲”;又說,“人越被義所制止”,人類腐敗本性的“邪僻與情欲就越欲火攻心地爆發出來”。

    “就在我們肢體中發動”(νηργετο ν τος µλεσιν µν):“發動”即“做工”,并且是借著“我們的肢體”做工,因為這“肢體”曾經“獻給不潔不法作奴仆”(6:19)。“以致結成死亡的果子”(ες τ καρποφορσαι τ θαντ),直譯作“以至于結出果子面對死”。這正是保羅在6:21所問的(原文直譯):“所以你們在當時有什么果子呢?(不過就是)你們現今看為可恥的那些事情—因為那些事的結局就是死!”

    【6】 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事主,要按著心靈(“心靈”或作“圣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

    這一節是6章22節之思想的翻新,區別在于把我們與“罪”的關系切換為與“律法”的關系。6:22說,“但現今你們既從罪里得了釋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結局就是永生。”(νυν δ λευθερωθντες π τς µαρτας δουλωθντες δ τ θε, χετε τν καρπν µν ες γιασµν, τ δ τλος ζων ανιον.)這節經文說,“但我們既然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了,現今就脫離了律法,叫我們服事主……”。“但現今”(νυν δ),正像我們在講解6:22在已經說過的,在時間上,有與過去所發生之事件進行較強烈對比的意味;而這節經文所要對比的是上一節的“當我們屬肉體”之時的光景。“但現今”發生了什么事情呢?—我們已經“脫離了律法”!“脫離” (κατηργθηµεν)一字為被動語態,我們不是脫離這一動作的主動發出者,乃是脫離這種狀態的被動承受著;绞旨艿墓ぷ“使我們脫離了律法”(κατηργθηµεν π το νµου)。“捆”(κατειχµεθα)是未完成式被動語態陳述語氣第一人稱復數,表明,過去我們持續地被捆綁和限制在律法之中。這個“脫離”,不是因為我們靠自己的力量,活著掙脫了那“捆我們的律法”;而是因為我們在律法的捆綁中“死”掉了。這是對第4節“你們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的重述與確認。不同的是,此處的“死”(ποθανντες),用的是動詞ποθνσκω 的不定過去式主動態分詞(“你們在律法上也是死了”的 “死”是不定過去式被動態動詞θανατθητε),原因是,4節的“在律法上(被治)死”強調了神主動的作為和永恒的計劃,而本節的“在捆我們的律法上死”,強調的是“死”這件事情已經客觀而真實地發生了(雖然它可能是主動態含被動義)。

    “叫我們服事主”(στε δουλεειν µς),可直譯作“所以我們服事”(原文無“主”字,但從上下文可知服事的對象必定是主)。“服事主”的意思就是4節的“叫我們結果子給神”(να καρποφορσωµεν τ θε),基本上也是6:22的意思:我們既“作了神的奴仆”,就應當“服事主”(此處的動詞不定詞“服事”,就是“作奴仆”的意思),也應當“有成圣的果子”。既然我們已經“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死了”,并且又“在他復活的形狀上與他聯合”,我們一舉一動必顯出不同于舊造的新生命之“新”,以至于“我們服事主”,也必定“要按著心靈(“心靈”或作“圣靈”)的新樣,不按著儀文的舊樣”(ν καιντητι πνεµατος κα ο παλαιτητι γρµµατος)。注意這里“新”(καιντητι)與“舊”(παλαιτητι)的對比。哥林多后書3:6說,“他叫我們能承當這新約的執事,不是憑著(律法的)字句,乃是憑著(恩典的)精意;因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或譯:圣靈〕是叫人活。”律法有叫人知罪和定罪功用,并不能救人脫離罪,所以叫人死;圣靈賜信心叫人活?傊,基督的十字架把我們從律法掌權的范圍轉移到恩典掌權的范圍,我們“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如何讀明白保羅的比喻?
    可以先把這個比喻(2-3節)放在一邊,將第1節與第4節連起來讀﹕
    弟兄們,我現在對明白律法的人說,你們豈不曉得律法管人是在(人)活著的時候嗎? ……我的弟兄們,這樣說來,你們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

    在第1節中,保羅要說的是,“律法管人是在活著的時候”。換句話說,當人一旦死去,律法在他身上就沒有權勢了。第4節上半節是保羅根據第1節得出的結論﹕“這樣說來,你們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也是死了”。也就是說,借著基督的死,我們因信也歸入了基督的死;我們既然已經死了,那只管“活人”的律法對我們來說就沒有權勢了。

    明白了這一點,保羅的比喻就容易讀了。讀這個比喻不能硬套,只需領會保羅的意圖即可。保羅是說死亡會改變人和律法之間的關系,人一死,律法對人的約束力就失效了。如同丈夫死了,妻子脫離了婚姻的約束,就可以嫁人一樣,我們既因舊生命已死,不再受律法的約束,就可以“歸于別人,就是歸于那從死里復活的(基督),叫我們結果子給神。”

    【7】 這樣,我們可說什么呢? 律法是罪嗎? 斷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我就不知何為貪心。

    “這樣,我們可說什么呢?”(Τ ον ροµεν;) 和6:1同樣的句式,意思是,“對我們前面所講的,我們可說什么呢?”1-6節中,保羅講到律法是“捆綁”我們的,在我們肢體中發動的“惡欲”是“因律法而生的”,基督徒是借著基督的身體“在律法上死了”的人,現今已經“脫離了律法”。這樣的講論,可能又會讓某些人產生錯誤的推論:律法是罪。保羅似乎預感到有人會如此推論,他要立即扭轉一些人對律法的錯誤觀念,因此他問道:“律法是罪嗎?”( νµος µαρτα;) 當他這樣問時,否定的答案已經包含在問句中;當他再加上µ γνοιτο(斷乎不是。⿻r,表明他對上面問題的否定是絕對的。

    雖然律法不是罪,但律法和罪之間確實存在著某種關系。保羅接著說,“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λλ τν µαρταν οκ γνων ε µ δι νµου):可直譯作“然而,若非借著律法,我就不知道罪”。的確, “律法本是叫人知罪”(δι γρ νµου πγνωσις µαρτας);這是律法的重要功用。但是這里的“知道”超越了知識層面的“知道”,更多是經驗層面的“知道”。為了說得更具體,保羅引一條誡命為例:“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我就不知何為貪心”(τν τε γρ πιθυµαν οκ δειν ε µ νµος λεγεν, Οκ πιθυµσεις)。“不可起貪心” (“不可貪戀”,希伯來文是dmoßx.t; al,七十士譯本作Οκ πιθυµσεις),即“十誡”最后一誡的縮略(見出埃及記20:17;申命記5:21)。根據十誡,我們可以給“貪心”下一個定義:貪心是一種企圖擁有不屬于自己之財物的欲望;它與神公義、圣潔、良善的屬性相抵觸,因而為神所恨惡、所禁止。“不可起貪心”當然不是在給“貪心”下定義。但為什么當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時,“我”就知道“何為貪心”了呢?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看,(1)在“不可起貪心”的誡命頒布之先,貪心已經在罪人里面;只是沒有誡命,人并不知道他這渴望擁有他人財物的意念,是神所恨惡之罪。當誡命之光臨到時,這犯貪心之罪的人或許會恍然明白他是有貪心的人。(2)當“不可起貪心”的誡命臨到人時,人肉體里的貪欲,就在反抗誡命的過程中暴露出貪心的本質,并有了貪戀不屬于自己之財物的行為?傊,律法使人對貪心有了實際的知識與經驗。

    【8】然而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里頭發動;因為沒有律法,罪是死的。

    在這一節的開頭,保羅用一個“然而”(δ),轉到對“罪”在“律法”和“我”之間關系中所扮演之角色的討論上。在這里,保羅再一次運用擬人化的手法,把“罪”說成是一個伺機作惡的家伙。事實上,當“罪”字第一次出現在圣經中時,就是以擬人化的手法被描寫為一頭“蹲伏”在門前的猛獸;而且這猛獸“蹲伏”在門前,是要得著人為它的獵物。

    “(罪)趁著機會”(φορµν δ λαβοσα ): “當(罪)抓住機會的時候”,或“當(罪)抓住機會之后”。“機會”是指神的誡命來到的時候。“罪”做工的模式和蛇(撒但)在伊甸園中誘惑亞當夏娃的模式如出一轍。蛇“抓住”神給亞當“不可吃”之命令的機會,誘惑了人類始祖;而罪是“ 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里頭發動”( µαρτα δι τς ντολς κατειργσατο ν µο πσαν πιθυµαν)。“發動”(κατειργσατο,κατεργζοµαι 的不定過去式中間態陳述語氣第三人稱單數形式),即“生出”、 “制造出”(5:3“患難生忍耐”的“生”用的就是這個字)。“罪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里頭發動”的意思是,罪利用誡命的來到,在“我”里面生出各種貪心來。

    注意,雖然此處“罪”被擬人化,但切不可把它看作是一種外在于“我”的存在物。 2 “罪”是“我”的本性,它的本質特征就是反叛神,不順從神的命令。貪心這種東西本來就在罪中,像胎兒在母腹中一樣。誡命的到來刺激了它,它就生出各種貪心,叫“我”去貪戀不屬于“我”的財物,以至于違背神的誡命。Byrne認為,從神來的誡命,喚起人的一種潛在的習性,就是不耐煩于被造者對創造之主的依賴,要起而叛變;在各種具體的貪欲及所引致之行動的背后,就是這種基本的欲望:無限制地擁有我所要的,以及做我所選擇的(轉引自馮蔭坤,卷二,403頁)。Cranfield認為,誡命所加諸人身上的限制,原是要保障他真正的自由和尊嚴;但此恩慈的用意,可被誤解和扭曲,變成要奪去人的自由,和攻擊人的尊嚴,從而引致人對創造主—他真正的主人—的憤恨和反叛(同上)。

    “因為沒有律法,罪是死的”(χωρς γρ νµου µαρτα νεκρ):“罪是死的” 不是說罪不存在了,而是指罪不活躍,像一個人睡著一樣一動不動(我們常說一個人睡得像個死人)。

    【9】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但是誡命來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
    【10】 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


    9,10兩節應該放在一起解。和合本中9節最后的“我就死了”(γ δ πθανον),在希臘文圣經中是在第10節的開頭。

    “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γ δ ζων χωρς νµου ποτ):加爾文把這里的“我”(γ),看作是保羅自指;“以前沒有律法是活的”,是指保羅悔改歸正之前說的。那時律法雖然擺在他面前,但由于他不能正確理解律法,對他來說就如同“沒有律法”一樣(Cranfield說這是一個相當“大膽”的解釋。參氏著,卷上 495頁)。Denney認為,這里指的是“人類早期還沒有失去樂園以前的情況”。Shedd說這是人的良知還沒有被喚醒,道德責任尚未被臨到之前(參活泉,卷五,115-116頁)。但最好把這句話看作(如格蘭菲所說):保羅以一般意義使用第一人稱去指律法頒布之前人類的處境(卷上,495頁)。“沒有律法”(χωρς νµου),此處應該和5章13節中的“沒有律法”(µ ντος νµου)意思相同,即“律法尚未存在的時候”。“活著”(ζων),是指沒有律法之前,人的肉體生命一直是活著的。但實際情形是,以前沒有律法我就不知道自己是死的(雖然“眾人都死了”,參羅5:12-13)。律法叫人知罪。沒有律法,人也不知自己是在罪中,當然也就意識不到自己是死的(死在過犯罪惡中),反以為自己是“活著的”。

    “但是誡命來到,罪又活了”(λθοσης δ τς ντολς µαρτα νζησεν)。“誡命來到”(λθοσης δ τς ντολς),獨立所有格,意思是“當誡命來到時”(活泉,卷五,116頁)。“又活了”(νζησεν : ναζω的不定過去式主動態陳述語氣第三人稱單數),把“又活了”譯作“就活躍起來了”,可能更合乎經文原意。誡命好像鬧鐘,把“罪”叫醒了,恢復了它的活力。但最好理解作,人對罪的意識被喚醒了。罪的權勢在人的生命中因而也變得更加真實有力,也更加可怕了。以至于人在罪的權勢下,軟弱得像“死了”一般(從14-23節我們將看出這個意思)。“我就死了”(γ δ πθανον)在原文中是在第10節的開頭, “死了”(πθανον : ποθνσκω的不定過去式主動態陳述語氣第一人稱單數。)

    “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 ντολ ες ζων):神頒布誡命的目的不是叫人死,乃叫人遵守誡命而得以存活。這是神與人立約的重要內容,是神的應許。申命記30:6,16,19都說到這個真理:“耶和華你神必將你心里,和你后裔心里的污穢除掉,好叫你盡心盡性愛耶和華你的神,使你可以存活”(6節);“吩咐你愛耶和華你的神,遵行他的道,謹守他的誡命,律例,典章,使你可以存活”(16節);“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19節)。但保羅卻說,“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 “反倒叫我死”(κα ερθη µοι ……ατη ες θνατον):直譯作,“這(誡命)被證明是叫我死”。但為什么“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呢?11-13節回答了這個問題。

    【11】因為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引誘我,并且殺了我。

    “趁著機會”(φορµν λαβοσα)和“借著誡命”(δι τς ντολς),都是第8節的用詞。但第8 節只是說“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里頭發動”,而這一節則把“罪”的終極目的揭露出來了:它“趁著機會”,“借著誡命”,是為了置“我”于死地。原來,看上去好像是“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事實上,是“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引誘我,并且殺了我”,第13節更直截了當地說,“叫我死的乃是罪”。

    “我”是怎樣被“殺死”的呢?原來罪利用誡命所提供的機會(這本來是個可以讓我知罪、脫罪的好機會),欺騙和引誘我(如同蛇引誘夏娃),叫我違背誡命,與罪同謀,成為罪犯;這樣,我就把自己放在了與誡命對立的地位,審判與刑罰臨到我,我被判定該死,于是被“殺”了—我在靈里死掉了。神對亞當說的話—“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應驗了。

    【12】 這樣看來,律法是圣潔的,誡命也是圣潔,公義,良善的。

    “我”無話可說,只能承認:“律法是圣潔的,誡命也是圣潔,公義,良善的”( µν νµος γιος, κα ντολ γα κα δικαα κα γαθ)。無論是就其來源,或就其目的而言,律法和誡命都是圣潔,公義,良善的。神制定律法,目的是使人知罪,并使定罪有標準。但神頒布律法之更深遠的目的,是叫人對自己遵行律法的能力徹底絕望,好叫“神的義”在“律法以外顯明出來”(羅3:21)。神用他所頒布的律法為他兒子的十字架鋪路。

    【13】 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嗎? 斷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借著那良善的叫我死,就顯出真是罪;叫罪因著誡命更顯出是惡極了。

    “既然如此”(ον,或作“如此說來”):至少在三個方面表明本節和前面經文的關系,(1)在12節所表明“律法是圣潔的,誡命也是圣潔,公義,良善的”基礎上,否定了“那良善的叫我死”的推論;(2)在11節的基礎上進一步強調了“叫我死的乃是罪;(3)借著誡命,罪極惡的本質被顯明出來。

    “那良善的”(Τ γαθν):從前面“圣潔、公義、良善”三個描寫律法(誡命)之本質的形容詞取其最后一個,加上定冠詞以代稱律法或誡命。保羅如此排列“圣潔、公義、良善”三個詞,可能有其目的,把“良善”放在最后是為突顯“良善”(參林前13:13—“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當然,保羅也可能受拉比傳統的影響,這個傳統以“良善”作為“律法”的代稱(參Cranfield,卷上,499頁)。

    “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嗎?”(Τ ον γαθν µο γνετο θνατος;)意即“那良善的成了(叫)我死的原因嗎?” 保羅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因為有人可能會根據前面的話題,做出這樣的推論。因為我們確實看到,罪“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里頭發動”(8節);“誡命來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9節);“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10節);罪“借著誡命引誘我,并且殺了我”(11節)。據此,作錯誤推論的人會說,看上去律法或誡命很像是置“我”于死地的原因哪!這個錯誤的推論把“叫我死”的原因歸咎于律法,最終等于歸咎于神;因為律法(誡命)的來源是神,律法的本質顯明了神“圣潔、公義、良善的”本質。所以,保羅的回答是:“斷乎不是!”恰恰相反,“叫我死的乃是罪!”(µ γνοιτο: λλ µαρτα) 正因為“罪借著那良善的叫我死”,才“顯出(真)是罪”。不但不是“那良善的叫我死”,恰恰相反,當罪借著“那良善的叫我死”的時候,反而暴露出它“惡極了”的本質。誡命有一個“副產品”,就是叫罪顯出它邪惡的本質來。




    百度分享



    奉獻支持


    本站的所有音樂,講道,視頻都是自行上傳,我們需要一些資金來維持龐大的服務器空間和帶寬的支持
    由于多數弟兄姊妹經濟都很緊張,請大家憑感動和個人能力奉獻!我們相信主定會預備!我們從未也決不會主動聯系各位肢體請求捐助,請弟兄姊妹們知悉。
    支付寶掃碼奉獻 :




    上一篇:更大的恩典       下一篇:看到他人的需要 打印文章    責任編輯:jidujiao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網友評論Comments
    footer logo
    About Us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廣告服務 ┊ 事工團契 ┊ 網站地圖 ┊ 奉獻捐助 ┊ 網站公告 ┊ 聯系我們 ┊ 本站信仰

    本站杜絕一切基督教異端信息,更杜絕一切違反國家法律、規范的文章,如有相關基督教歌曲、講章、講道視頻等信息因收集整理中疏忽而不符合圣經依據,不符合國家法律、規范,請告知我們刪除 技術QQ:1091852 基督教華人網 2001 - 2019 版權所有 服務事工QQ:497308408



    友情鏈接: 360安全網址導航

    360彩票app

  • <th id="ngrai"><track id="ngrai"><rt id="ngrai"></rt></track></th>
    <th id="ngrai"><track id="ngrai"></track></th>

    <th id="ngrai"></th>
    <tbody id="ngrai"><pre id="ngrai"></pre></tbody>

  • <nav id="ngrai"><big id="ngrai"><noframes id="ngrai"></noframes></big></nav>
    庆阳 | 中山 | 昌都 | 新余 | 深圳 | 如东 | 威海 | 大兴安岭 | 邹平 | 江西南昌 | 海安 | 乌兰察布 | 厦门 | 大理 | 新乡 | 吴忠 | 济宁 | 琼海 | 台湾台湾 | 林芝 | 亳州 | 包头 | 阿克苏 | 保亭 | 姜堰 | 济南 | 兴化 | 吉林 | 如东 | 金华 | 威海 | 潜江 | 洛阳 | 金昌 | 和县 | 西双版纳 | 赣州 | 大理 | 东营 | 新余 | 慈溪 | 常德 | 扬州 | 台湾台湾 | 阜阳 | 烟台 | 图木舒克 | 临汾 | 海门 | 宜春 | 茂名 | 图木舒克 | 杞县 | 玉林 | 六盘水 | 铜陵 | 昌吉 | 泉州 | 东海 | 和田 | 济宁 | 天水 | 三亚 | 晋城 | 孝感 | 泉州 | 天长 | 海安 | 威海 | 金昌 | 淮南 | 锦州 | 巢湖 | 东台 | 忻州 | 姜堰 | 玉林 | 天水 | 孝感 | 张掖 | 博尔塔拉 | 绥化 | 黄南 | 新沂 | 滁州 | 嘉峪关 | 大庆 | 醴陵 | 海南海口 | 遵义 | 雅安 | 沧州 | 莱州 | 中卫 | 桓台 | 泗阳 | 锡林郭勒 | 达州 | 简阳 | 通化 | 安吉 | 红河 | 河池 | 南充 | 醴陵 | 顺德 | 宣城 | 天长 | 庄河 | 景德镇 | 朝阳 | 漯河 | 大连 | 汉川 | 禹州 | 乐平 | 包头 | 涿州 | 上饶 | 偃师 | 河池 | 沛县 | 六安 | 台山 | 常德 | 东台 | 屯昌 | 台州 | 十堰 | 日喀则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玉环 | 邯郸 | 金华 | 宁德 | 鸡西 | 宿州 | 梅州 | 迪庆 | 无锡 | 沭阳 | 海安 | 江门 | 河源 | 大庆 | 自贡 | 建湖 | 儋州 | 亳州 | 大同 | 孝感 | 濮阳 | 商洛 | 晋中 | 开封 | 五家渠 | 惠东 | 商丘 | 阿勒泰 | 南阳 | 珠海 | 厦门 | 巢湖 | 改则 | 株洲 | 燕郊 | 日喀则 | 中山 | 台湾台湾 | 保定 | 威海 | 上饶 | 咸阳 | 吉林 | 曲靖 | 宿迁 | 资阳 | 双鸭山 | 三亚 | 防城港 | 屯昌 | 池州 | 柳州 | 儋州 | 深圳 | 阿里 | 醴陵 | 珠海 | 姜堰 | 张掖 | 庆阳 | 铜仁 | 义乌 | 贺州 | 东营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滕州 | 海丰 | 鄂尔多斯 | 公主岭 | 商洛 | 高密 | 澳门澳门 | 瑞安 | 怒江 | 赣州 | 杞县 | 定安 | 醴陵 | 丹东 | 赣州 | 果洛 | 抚顺 | 崇左 | 黄山 | 赵县 | 北海 | 呼伦贝尔 | 湘潭 | 包头 | 菏泽 | 遵义 | 高雄 | 宁德 | 东阳 | 鹤岗 | 安康 | 盐城 | 邢台 | 乐清 | 四川成都 | 吉林长春 | 泉州 | 阿勒泰 | 锦州 | 泗阳 | 东方 | 吐鲁番 | 东方 | 吉林长春 | 台北 | 临猗 | 吴忠 | 铜川 | 柳州 | 凉山 | 宜昌 | 永康 | 黄冈 | 蚌埠 | 海安 | 江苏苏州 | 七台河 | 昆山 | 石嘴山 | 江西南昌 | 永州 | 桐乡 | 南京 | 曹县 | 菏泽 | 燕郊 | 绵阳 | 乳山 | 平凉 | 台北 | 锡林郭勒 | 昌都 | 石河子 | 徐州 | 阿克苏 | 东营 | 铜仁 | 晋中 | 毕节 | 禹州 | 西藏拉萨 | 平顶山 | 南安 | 乐清 | 鹤壁 | 湘西 | 泉州 | 馆陶 | 临沂 | 东阳 | 德清 | 长葛 | 珠海 | 鹰潭 | 盐城 | 亳州 | 驻马店 | 柳州 | 平凉 | 宁夏银川 | 黔南 | 运城 | 金昌 | 天水 | 大同 | 赣州 | 自贡 | 仁怀 | 安徽合肥 | 海西 | 大连 | 台山 | 怀化 | 乳山 | 新乡 | 崇左 | 台南 | 贵州贵阳 | 岳阳 | 赣州 | 齐齐哈尔 | 海宁 | 黑河 | 临夏 | 厦门 | 延安 | 昭通 | 阿坝 | 曹县 | 芜湖 | 吉林 | 邯郸 | 东营 | 溧阳 | 武威 | 株洲 | 长垣 | 汉川 | 安康 | 玉林 | 白银 | 大丰 | 甘肃兰州 | 黄冈 | 安阳 | 驻马店 | 芜湖 | 海拉尔 | 葫芦岛 | 涿州 | 大庆 | 庆阳 | 莱州 | 仁怀 | 昆山 | 昆山 | 唐山 | 驻马店 | 三河 | 漳州 | 武威 | 台中 | 海东 | 雅安 | 河池 | 大丰 | 宁夏银川 | 眉山 | 黄石 | 马鞍山 | 醴陵 | 吴忠 | 文昌 | 红河 | 固原 | 万宁 | 广安 | 莒县 | 聊城 | 内江 | 赣州 | 镇江 | 乌兰察布 | 黔南 | 广饶 | 张家界 | 台北 | 佳木斯 | 淮南 | 廊坊 | 安庆 | 邵阳 | 广元 | 乌海 | 北海 | 四川成都 | 乳山 | 明港 | 潮州 | 宁国 | 白沙 | 阳泉 | 萍乡 | 琼中 | 灵宝 | 百色 | 昆山 | 平潭 | 马鞍山 | 乌海 | 和县 | 三河 | 开封 | 黔南 | 余姚 | 无锡 | 嘉善 | 苍南 | 玉环 | 阿克苏 | 平凉 | 肥城 | 葫芦岛 | 馆陶 | 伊犁 | 荆州 | 宜昌 | 咸阳 | 常德 | 荆门 | 玉树 | 庆阳 | 钦州 | 汝州 | 黔南 | 济南 | 瓦房店 | 公主岭 | 贵州贵阳 | 慈溪 | 南平 | 陵水 | 唐山 | 临沧 | 忻州 | 黔东南 | 公主岭 | 肇庆 | 襄阳 | 鞍山 | 山南 | 通辽 | 浙江杭州 | 昌都 | 三门峡 | 临夏 | 南通 | 图木舒克 | 云南昆明 | 石河子 | 章丘 | 嘉兴 | 甘南 | 台南 | 沧州 | 眉山 | 海南海口 | 铜仁 | 黄南 | 乌兰察布 | 淮安 | 宁波 | 怀化 | 宜宾 | 河北石家庄 | 贵州贵阳 | 鹤壁 | 沭阳 | 盘锦 | 黔南 | 庄河 | 安顺 | 青海西宁 | 山东青岛 | 莆田 | 黄石 | 漳州 | 新泰 | 临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垦利 | 朝阳 | 恩施 | 桐城 | 阿坝 | 仙桃 | 吉林长春 | 嘉善 | 云浮 | 海宁 | 瑞安 | 金昌 | 滨州 | 庆阳 | 日土 | 迁安市 | 承德 | 乐山 | 玉溪 | 金昌 | 兴化 | 丽水 | 永州 | 德清 | 包头 | 新泰 | 嘉兴 | 内江 | 阿里 | 宣城 | 衡水 | 宝鸡 | 赣州 | 庄河 | 基隆 | 禹州 | 六安 | 阿拉尔 | 澳门澳门 | 塔城 | 永康 | 吴忠 | 忻州 | 厦门 | 丹东 | 明港 | 宜宾 | 唐山 | 喀什 | 林芝 | 嘉峪关 | 义乌 | 济南 | 德州 | 蚌埠 | 桐乡 | 山东青岛 | 宜宾 | 鄂州 | 巴彦淖尔市 | 慈溪 | 醴陵 | 台中 | 定州 | 单县 | 安庆 | 芜湖 | 北海 | 铜川 | 永州 | 漯河 | 聊城 | 黄山 | 资阳 | 石狮 | 吴忠 | 丽水 | 宜昌 | 大庆 | 泉州 | 寿光 | 张家口 | 台中 | 宜宾 | 唐山 | 泉州 | 抚顺 | 公主岭 | 厦门 | 海南 | 晋中 | 松原 | 锡林郭勒 | 台湾台湾 | 神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辽阳 | 云浮 | 宁波 | 大同 | 厦门 | 黔西南 | 义乌 | 馆陶 | 宜昌 | 新乡 | 汕尾 | 朝阳 | 灌南 | 三亚 | 广西南宁 | 天水 | 钦州 | 武夷山 | 吉安 | 沛县 | 随州 | 酒泉 | 曲靖 | 保定 | 云南昆明 | 漯河 | 垦利 | 兴化 | 抚顺 | 喀什 | 呼伦贝尔 | 阿勒泰 | 巴音郭楞 | 柳州 | 日喀则 | 乌海 | 吴忠 | 通辽 | 鄢陵 | 梧州 | 鄢陵 | 宜昌 | 伊犁 | 宣城 | 荆门 | 正定 | 武安 | 台湾台湾 | 安康 | 湖南长沙 | 山西太原 | 丹东 | 宣城 | 宁德 | 佳木斯 | 株洲 | 丹阳 | 阳春 | 贺州 | 阿勒泰 | 大同 | 正定 | 梧州 | 梅州 | 桓台 | 新疆乌鲁木齐 | 五指山 | 昭通 | 东海 | 正定 | 自贡 | 铁岭 | 乌海 | 梧州 | 甘孜 | 莒县 | 燕郊 | 鹰潭 | 安岳 | 聊城 | 荣成 | 廊坊 | 东台 | 武安 | 宜春 | 永新 | 铜陵 | 塔城 | 保亭 | 定州 | 长兴 | 广汉 | 曲靖 | 德清 | 大同 | 韶关 | 琼海 | 大连 | 任丘 | 运城 | 南平 | 林芝 | 平潭 | 宁德 | 曲靖 | 铜陵 | 鹤壁 | 台湾台湾 | 白山 | 昌吉 | 临汾 | 长垣 | 柳州 | 东营 | 新余 | 广汉 | 辽阳 | 江西南昌 | 贺州 | 深圳 | 邵阳 | 黄石 | 随州 | 荣成 | 陇南 | 厦门 | 巴中 | 长治 | 荆门 | 燕郊 | 青海西宁 | 诸城 | 六安 | 玉树 | 新疆乌鲁木齐 | 贵港 | 普洱 | 九江 | 定州 | 广汉 | 周口 | 扬州 | 台南 | 南平 | 漯河 | 遂宁 | 永康 | 浙江杭州 | 禹州 | 大兴安岭 | 怒江 | 东海 | 海安 | 无锡 | 和田 | 宝应县 | 河源 | 临沧 | 云浮 | 巴中 | 衢州 | 黄冈 | 潜江 | 泰安 | 泰兴 | 昆山 | 巴彦淖尔市 | 盘锦 | 乌海 | 象山 | 诸城 | 双鸭山 | 湖北武汉 | 山东青岛 | 吴忠 | 昌吉 | 自贡 | 张北 | 怒江 | 济宁 | 嘉峪关 | 聊城 | 淄博 | 保定 | 白银 | 甘孜 | 佳木斯 | 汉中 | 东方 | 日喀则 | 和田 | 大庆 | 济南 | 玉林 | 仁怀 | 南京 | 周口 | 六盘水 | 新余 | 江苏苏州 | 舟山 | 济宁 | 海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天水 | 周口 | 潮州 | 嘉峪关 | 鞍山 | 石嘴山 | 韶关 | 博罗 | 聊城 | 潜江 | 海西 | 泰安 | 潮州 | 图木舒克 | 焦作 | 辽阳 | 黔东南 | 巢湖 | 余姚 | 荆州 | 嘉峪关 | 天水 | 吴忠 | 宜昌 | 金华 | 临汾 | 中山 | 绍兴 | 雄安新区 | 黄南 | 白银 | 大同 | 宜昌 | 库尔勒 | 青州 | 海西 | 汉中 | 营口 | 靖江 | 仁寿 | 文昌 | 广西南宁 | 海西 | 天门 | 湖州 | 唐山 | 寿光 | 福建福州 | 济南 | 安阳 | 陇南 | 凉山 | 台湾台湾 | 乌兰察布 | 阿勒泰 | 广安 | 阿拉尔 | 海南海口 | 呼伦贝尔 | 汝州 | 鞍山 | 仁怀 | 长兴 | 乌兰察布 | 保定 | 沧州 | 常州 | 泸州 | 日喀则 | 湘潭 | 贵港 | 福建福州 | 大丰 | 芜湖 | 安阳 | 佳木斯 | 廊坊 | 甘南 | 东方 | 浙江杭州 | 延安 | 怀化 | 湖南长沙 | 北海 | 象山 | 昆山 | 邯郸 | 定安 | 曲靖 | 七台河 | 定安 | 商洛 | 吉安 | 偃师 | 阿克苏 | 凉山 | 保山 | 阿坝 | 铁岭 | 铁岭 | 河源 | 兴安盟 | 吴忠 | 东海 | 湖南长沙 | 苍南 | 洛阳 | 平顶山 | 珠海 | 漳州 | 儋州 | 沛县 | 攀枝花 | 茂名 | 廊坊 | 朔州 | 德宏 | 东莞 | 霍邱 | 湘西 | 高密 | 建湖 | 楚雄 | 海南海口 | 庆阳 | 广元 | 灌南 | 邹平 | 鹤壁 | 崇左 | 晋中 | 台北 | 阿拉尔 | 承德 | 白银 | 毕节 | 大连 | 鹤岗 | 吕梁 | 汕头 | 龙岩 | 琼中 | 万宁 | 忻州 | 黑河 | 天水 | 伊犁 | 乐山 | 连云港 | 揭阳 | 双鸭山 | 临汾 | 徐州 | 琼海 | 安吉 | 咸阳 | 保山 | 安阳 | 泰安 | 怀化 | 日喀则 | 厦门 | 黑河 | 吉安 | 潮州 | 武夷山 | 台北 | 金坛 | 扬州 | 通化 | 丹东 | 六盘水 | 金华 | 姜堰 | 山西太原 | 锡林郭勒 | 湘潭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灌南 | 遂宁 | 迁安市 | 商洛 | 乐山 | 泰州 | 邹城 | 保定 | 喀什 | 常州 | 赵县 | 晋江 | 威海 | 宝应县 | 恩施 | 潍坊 | 丽水 | 潍坊 | 苍南 | 楚雄 | 滨州 | 燕郊 | 兴化 | 西双版纳 | 抚顺 | 神木 | 莱芜 | 日喀则 | 中卫 | 庆阳 | 巴音郭楞 | 曲靖 | 齐齐哈尔 | 兴化 | 安顺 | 辽宁沈阳 | 凉山 | 琼海 | 自贡 | 海拉尔 | 高雄 | 锡林郭勒 | 日土 | 恩施 | 遵义 | 佳木斯 | 象山 | 琼海 | 鹤壁 | 安岳 | 克拉玛依 | 来宾 | 眉山 | 平凉 | 日喀则 | 三门峡 | 常德 | 湖州 | 常德 | 常州 | 红河 | 枣阳 | 沛县 | 偃师 | 白沙 | 惠东 | 武夷山 | 漳州 | 阿坝 | 丹阳 | 淮北 | 朝阳 | 仙桃 | 漳州 | 中山 | 儋州 | 如皋 | 淮南 | 启东 | 招远 | 济源 | 滕州 | 吉林 | 定安 | 项城 | 长垣 | 寿光 | 瑞安 | 鸡西 | 渭南 | 大庆 | 台南 | 宁夏银川 | 三门峡 | 海丰 | 连云港 | 溧阳 | 乐平 | 漳州 | 白沙 | 那曲 | 昌都 | 淄博 | 诸城 | 伊犁 | 乳山 | 延安 | 禹州 | 益阳 | 金坛 | 沧州 | 金华 | 黔南 | 项城 | 如东 | 泰安 |